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文章归档 > 2016年四月
2016年04月27日 08:46

活着是为了自己——谈如何对待“病耻感”

活着是为了自己——谈如何对待“病耻感”

【博主按】“渡过”公号近日连续发出四篇文章,讨论“精神疾病患者如何战胜病耻感”问题。文章发出后,讨论热烈。我概括大家的意见,形成总体陈述,作为此次讨论的阶段性结论,供读者朋友们参考。
 
1.  病耻感可分为社会病耻感和自我病耻感。前者是指社会公众对患者持有的歧视性态度;后者是指患者因社会病耻感导致的羞愧、恐惧、自罪、丧失自尊等负性情感体验。
 
2.  与此相应,病耻感在现实中也体现为外在与内在的歧视。前者是社会对患者的态度,对患者抱有偏见,不尊重或公平对待患者;后者是患者对自己的看法,自卑、自怨、自怜,否认自身的价值。
&nb......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4日 10:52

我所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转载】

我所能做的力所能及的事情【转载】

【博主按】这是“渡过”公号“精神疾病患者如何战胜病耻感”系列文章之三。文章讲述了作者公开自己患病经过的心路历程。但更有价值是作者的疾病体验。故此转载。

------------------

这几天群里的朋友在讨论“得了精神疾病要不要公开”的问题。我一开始就是公开的,到了后来还是主动公开。为什么这样?我说不出大道理,就把自己的经历讲一讲吧。
 
       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我的经验不一定适合他人,只是个案,供朋友们参考。


 
 
(一)躁狂
 
2015年春节,我......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20日 01:35

【系列组图】走访大安山地震煤层采空区

【系列组图】走访大安山地震煤层采空区

2016年4月19日凌晨1时10分,北京房山区大安山乡附近发生2.7级地震。此次地震属于"非天然地震",可能是京能集团的大安山矿多年废弃的采空区塌陷,造成地震。

按理,为了安全,煤炭采空区应实施居民搬迁。可是,地震发生当日,我和同事张嫣、龚高、王曦赶赴大安山,探访核心区,却发现煤矿采空区域周围,依然分布着不少村庄。

大安山乡位于房山区西北部深山区,属太行山余脉,大石头河流域。因其海拔在北京境内最高,素有北京"小西藏"之称。

大安山有丰富的煤炭资源,辽金之前就有煤炭开采。全乡现有总人口数10万余人,面积70公里。此次地震震中大安山矿占了全乡面积的四分之......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8日 09:37

【新闻分析】川师大杀人案,嫌犯是抑郁症吗?(转载)

【新闻分析】川师大杀人案,嫌犯是抑郁症吗?(转载)

近日,四川师范大学曝出一起凶杀案:一名21岁的男生被室友杀害。经法医鉴定,死者全身有50多处刀伤,系头颈离断致死。也就是说,身首异处。

紧接着,又有新闻说:杀人嫌犯患有精神疾病。嫌犯母亲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儿子初中时患过精神抑郁疾病,高一时还休过学,到了高三就基本没症状了,上大学后,我们没告知过他的老师和同学。”</......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12日 20:19

【时评】“黄花菜煮水”能不能治抑郁症?

【时评】“黄花菜煮水”能不能治抑郁症?

4月12日上午,国家卫计委举行新闻发布会,甘肃省卫计委主任刘维忠介绍了甘肃省“穷省有穷办法”,用中医药进行疾病预防与管理的经验。

刘维忠主任认为,很多中医土方,可以治疗抑郁症、糖尿病、颈椎病、甲状腺结节、咳嗽、咽炎、腰椎间盘脱出、肩周炎、关节炎、胃疼、老年前列腺肥大等疾病。成本低,利于减轻百......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9日 07:42

简里里的清爽创业

简里里的清爽创业

.

初见简里里,觉得她身上有着能让人心念一动的东西。后来想了想,概括为两个字:清爽。


(一)
 
她剪着清汤挂面式的短发,不施粉黛,素面朝天。看上去还是学生,面庞清秀、光洁,岁月不能在她脸上刻下痕迹。她又是安详、沉静的,没有其他创业者的激昂,说起自己的经历,轻声细语,娓娓道来。
 
她的创业几近偶然,顺利得不可思议: 27岁时赴美参加硅谷的一个项目,意外拿到一笔创业投资。回国后立刻辞去大学教职,创办线上心理咨询平台“简单心理”。
 
从决定创业,到产品上线,一共只有一个半月时间。如今,“简单心理”已经......

阅读全文>>
2016年04月02日 15:54

寓言:我有一个叫D的朋友(转载)

寓言:我有一个叫D的朋友(转载)

时间过得好快。
 
有时候觉得很难跟上时代的脚步,倒像是时代在逼迫着驱赶着我前行。我被迫了解,被迫好奇,被迫打碎一些东西再拼凑起来。
 
很久以前了吧,我一直认为Depression(抑郁症)是遥不可及的事情。可是现实告诉我,我错了。生活以最直接的方式,让我自己体验了一把。

这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从最开始的痛苦,到后来的麻木,到最后的失控。但是我最想写出来不是这些不愉快的经历,而是在抛物线上升的后半段,那段有关治愈的路程。
 
 一直碍于一些东西,一些说不上的约定俗成的东西,再加上每回忆一次就像把我凌迟了一遍的感觉,阻挡着我写......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