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博客 > 张进 > 个人分类 > 未分类
2020年01月29日 22:10

我的提醒:空调、口罩与病毒

【编者按】本文作者北京回龙观医院精神心理科医生王智雄,是“渡过”的好朋友,大家都很熟悉。刚刚他向“渡过”自荐了这篇文章,核心观点是:冬季环境下,依同属冠状病毒SARS推论,造成此次疫情的病毒可能存活3-14天。即使感染者已经离开某地,但留下的病毒在未来3-14天,仍有可能随风飘起,悬浮空中,侵入到路过此地的人体中。因此,即使在人少或者无人的地方,也需要带口罩!
 
而开空调本来貌似有助于加热环境,不利于病毒存活,但却有可能适得其反,原因何在,文中也有解读。
 
王智雄医生虽是精神心理科医生,不是呼吸科专业,但为了写这篇......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25日 01:45

张进:2020,守望相助

张进:2020,守望相助
 
今天是农历新春第一天。
 
连续三年,这一天,“渡过”都会刊发新年献辞。今年我也写了,但未如期发出。因为我觉得,在武汉肺炎疫情肆虐的时候,发一篇“渡过”过去如何、未来将如何的文章,有些不合时宜。
 
抗郁,是长期的事情;眼下,当务之急,是全民防疫。
 
所以,我撤下已经排好版的“渡过”新年献辞,单独再写几句话。
这是已经排好版的原“新年献词”,留待将来再发。
 
(一)
......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9日 16:10

一份国际报告对武汉肺炎的估算——一份尚有争议的参考资料

一份国际报告对武汉肺炎的估算——一份尚有争议的参考资料
       1月17日,世卫组织传染病建模合作中心(WHO Collaborating Centre for Infectious Disease Modelling)、帝国理工学院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MRC Centre for Global Infectious Disease Analysis)发表报告称,估算出的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患者数量远大于当前通报的病例数量。
 
       这份英文资料很受关注,其可靠性也有争议。兹事体大,2003年教训犹在眼前,恰获得其中文译本,故将其核心内容展示,供读者参考。
 
  财新记者采访了香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副教授朱华晨,他表示疾病模型(disease modeling) 是流行病学家常用的计......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19:50

【旧事新叙】之十:我经历的一次人生改变

【旧事新叙】之十:我经历的一次人生改变
某日,和同事杨哲宇兄闲谈文坛掌故。哲宇问:“你写过改变你命运的那件事吗?”我答:“没写过。也谈不上改变命运,至多是改变人生轨迹吧。”哲宇说:“你还是写出来吧,要不然将来你就忘了。”
 
这话对。16年了,别说将来,现在就有些模糊了。遵哲宇兄提示,我尽力回忆,做一实录。
 
(一 )
 
1999年10月31日。
 
这天,我从武汉匆匆返京。此前10天,我作为工人日报编委会成员,在江西、湖北跑发行。10月30日,我打算回京,湖北记者站王四新兄挽留我再住一天......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4日 16:00

张进:失莫云记 | 【采访忆叙】之五

张进:失莫云记 | 【采访忆叙】之五
莫云是个地名,在青藏高原,澜沧江发源于此。想像中是一块蛮荒之地,很神秘也很美丽。我曾经千方百计接近了它,但最后还是错失了它。
 
20年前的1995年,玉树发生特大雪灾。我从北京赶去报道。先到西宁,然后乘大巴,一路跨越江河源头,两天后赶到玉树。这段经历,在本系列之四“从西宁到玉树”有记载,有兴趣的读者不妨移步一看。
 
到了玉树州府,继续往县乡去。去哪里?我注意到莫云这个名字。我有一个毫无道理的偏好,就是“以名取地”(类似于“以貌取人”),即听说一个好听的地名,就会无端向往这个地方。比如贵州的都匀、荔波,四川的雷波、......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3日 10:33

张进:从西宁到玉树 | 【采访忆叙】之四

张进:从西宁到玉树 | 【采访忆叙】之四
(一)
 
汽车“呼哧呼哧”地爬到半山腰,天地间已是迷蒙一片。雪还在下,刚落下的雪花和结着细冰的公路融为一体,使得冰层又厚了一分。大团大团的云雾擦着呲牙咧嘴的乱石往峡谷滑去,山脚下几辆汽车像甲壳虫一样困难地蠕动。这里是通往日月山的盘山公路。
 
这是1995年1月,离春节只有十几天了。当时我任工人日报社机动记者,听说青海玉树发生百年不遇雪灾,心中一动,一张机票把自己派到了西宁。工人日报青海站站长蒙景辉兄已经在那里等我。
 
和往常一样,景辉兄想找一辆车送我们下乡。可是临近春节,又是去玉树,几个单位都托词拒绝。无奈......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1日 12:10

张进:从塔里木到那曲 | 【采访忆叙】之三

张进:从塔里木到那曲 | 【采访忆叙】之三
一个丝雨如烟的夜晚,在少时生长的故地,我见到了20多年未曾谋面的旧友。个个已不似当年的青葱模样,体态庞大的许多;衣着考究,红光满面,说话高声大气。酒酣,其中一位捏了捏我的衣服,低声而关切地问:“你怎么一副潦倒样?好像衣服都是学校里那件?”我答:“不可能!20多年了,衣服换了多少套了!”他又问:“这些年怎么过的?没赚到啥?”我答:“是啊,无非多一些经历、明一些事理而已。”
 
皆叹惋。旧友说:“有没有奇遇?讲一个听听?”我想了想,答:“哪有奇遇?最多是一些偶遇。”
 
于是,我讲了称得上......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10日 18:00

张进:太行山里的北京 | 【采访忆叙】之二

张进:太行山里的北京 | 【采访忆叙】之二
翻看扑满尘灰的采访本,一张照片掉了出来。画面上是一个少女,向着镜头羞涩地微笑。拍摄时间应该是正午,阳光灿烂;背景是郁郁葱葱的山峦。
 
她是谁?看了一眼采访本,记忆瞬间复活了。一段往事像过电影一样,丝丝缕缕衍展开来。
 
20多年过去了,今天,我突然觉得这段往事很有意思,遗憾当时的笔记竟如此简略。也许那时我还年轻,尚不能理解这个故事的全部内涵,而只在有了一定阅历后,才能发现其中蕴含的惆怅与伤感、寂寞和衰败;也许,还有美丽。
 
 
(一)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我曾到天......
阅读全文>>
2020年01月08日 20:44

张进:王平村矿的死亡 | 【采访忆叙】之一

张进:王平村矿的死亡 | 【采访忆叙】之一
整理旧作,翻到去秋和两位旧友重返王平村时拍的照片。王平村是京西的一个煤矿,1991年至1992年我们曾经在这里下放。那时有一个规定:凡直接从学校参加工作的大学生都要下基层补课。于是,我和工人日报8位同事,来到京西王平村煤矿,当了一年矿工。
 
20多年后重返故地,才知王平村矿早已停产。我们曾经劳作的地方,已是断壁残垣。山河宛在,静默无语;今兹故人,亦非盛颜。回京路上,感时抚事,想把当年的往事留一个记录,但一直拖到今天才交账。
 
(一)
 
王平村在京西崇山峻岭中,古时是京西古道上的一个驿站,去往河北、山西、内蒙古的商旅都在此歇......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07日 16:59

双相和抑郁症没有分水岭

(一)双相和抑郁症:一个本质,多个侧面

11月2日上午,“渡过”第8次线下训练营邀请蒙华庆医生来讲课。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2日 12:30

《渡过:我的知与行》后记:行者本色

《渡过:我的知与行》后记:行者本色
(一)
 
我是一个没有故乡的人。父亲祖籍南京,抗战中全家逃难到重庆,成年后辗转去香港,1949年从香港回内地,1957年被打成右派,发配苏北。我在苏北农村长大,1981年父亲平反,我随父亲从农村逐级迁居乡、镇、县、市,最后求学定居北京。前半生,我一直漂泊,从不识故乡为何物。
 
也因为此,我从小喜欢游历。大概还在小学,从《警世通言》上读到一篇故事,叫《李白醉草吓蛮书》。其中讲到,李白得罪了皇帝,被逐出京城。皇帝怕他受苦,送给他一面腰牌,上面写着,“御赐李白无忧学士......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2日 12:26

《渡过:我的知与行》自序:知行合一

《渡过:我的知与行》自序:知行合一
这是一本独特的小书。既不是新闻,也不属于艺术,更不能归类为心理学。如果说有共同点,它们都是我“知行合一”人生追求的记录。
 
本书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我近30年记者生涯的追忆;二是八年来我在精神健康领域的思考和实践;三是摄影作品。
 
(一)
 
作家史铁生说过一句话:“万事万物,你若预测它的未来,会说它有无数种可能;可你若回过头去看它的以往,就会知道其实只有一条命定的路。”
 
时至今日,当我梳理“渡过”事......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20日 22:54

寻找活下去的理由——解读马特·海格的40条建议

寻找活下去的理由——解读马特·海格的40条建议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7日 06:09

渡过,探索新型心理健康之路

渡过,探索新型心理健康之路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2日 15:51

“渡过”之路:探寻精神疾病的“生态疗愈”模式(下)

“渡过”之路:探寻精神疾病的“生态疗愈”模式(下)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1日 06:20

“渡过”之路:探寻精神疾病的“生态疗愈”模式(上)

“渡过”之路:探寻精神疾病的“生态疗愈”模式(上)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06日 18:22

张道龙:现在是充满希望的医学进步时代

【编者按】7月22日,本公号发表《对话陆汝斌》一文,迅即引发诸多争议和讨论,如:如何看待神经递质理论?该理论对于抑郁和双相的诊疗......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22日 14:47

对话陆汝斌

【编者按】陆汝斌教授是一位临床及研究型医生,有18部专著,曾在国际期刊发表380多篇论文。他拥有美国临床精神药理学专家执照,目前还担任Nature等学术期刊编辑。2018年3月,69岁的陆汝斌从台湾来大陆全职行医,以其独特的疾病理念和治疗办法,引获广泛关注。
 
近日,受“渡过”社群患者和家长之托,我对陆汝斌教授作了近4个小时的专访。本着新闻真实性原则,本文只就整个谈话作结构和逻辑梳理,而对陆教授的表述包括语言风格,尽量不作修改,以便读者能够更真切、客观、完整地了解陆汝斌教授。
 
客观而言,陆教授的谈话回答了患者和家长关心的部分问题,但又会引发新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26日 06:48

【抑郁完整认知】之六:最深刻的治愈是人的整体提升

【抑郁完整认知】之六:最深刻的治愈是人的整体提升
对“抑郁完整认知”的探寻之旅,至此暂时接近我的终点了。
 
回过头看,八年来,对于抑郁的认识,我的观点是不断变化的。我曾经是坚定的“科学”派,认为只要吃药,抑郁就一定能治好;再往后,我看到了心理治疗的作用,也发现离不开社会支持和个人的努力;如今,站在一个更高的层面,我承认,抑郁的彻底治愈,还需要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的提升。
 
有一个观点:“三观”不正,抑郁症好不了。我曾经对此不屑一顾。走过漫长的探索之旅,我发现这个观点有其合理性,只是远不是字面这么绝对、简单。
 </......
阅读全文>>
2019年06月25日 09:56

【抑郁完整认知】之五:走出抑郁,重在自救

按照现代医疗模式,分别从 “生物、心理、社会”三个角度搭建好抑郁认知框架后,本系列文章应该进入最具操作性的环节了:
 
——作为抑郁的主体,患者本人,应该怎么办?
 
这也是近年来患者咨询我最多的问题。鉴于咨询者情况各异,我一般这样回答:抑郁症是一个特质性疾病,每个人情况都不一样。我们只能从生物、心理、社会三个方面,分析自己的病因和症状,寻找一个最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案。
 
接下来,咨询者往往又会急切追问:如果找到了这样的方案,我是不是一定能治好?
 
对这个追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