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文章归档 > 2014年11月
2014年11月30日 23:07

白夜

白夜

11月的最后一个下午,我到酒仙桥办事。

在北京20多年了,居然是第一次到这个地方,惊讶于这里的破败。好像回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历史在这里停滞。

信手拍了一些照片,算是对80年代记忆的追思。

这是一个狂风大作的下午。落叶在风中无助地旋转、飘零。

回程时,已是黄昏。坐在驾驶室内的副座上,我在行进中拍了一组照片。因是逆光,阴阳割昏晓。我名之为《白夜》,恰似这几日心情的写照。

 

...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8日 21:54

浙江景,浙江人(配图)

浙江景,浙江人(配图)

11月中下旬,我以《中国改革》杂志记者的身份,在浙江做了一次穿梭式采访,对浙江很有好感。

为什么?因为我感觉到,浙江上上下下都很有活力。政府行政效率较高,但不太扩张自己的权力,比较讲理。这就给民间让出了一定的发展空间。寻常百姓可以遵从自己的需要,经营自己的生活,得生民之乐。

用浙江省长李强的话说,浙江资源匮乏,浙江的改革,“就是把自己变成资源。”

这个道理,也是老生常谈,并无出奇之处。但做到,...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12日 21:10

拥抱

拥抱

上午,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寥寥几句:

“张瑞宽今天返校,和我道别。我说:‘来,拥抱一下。’他迟疑地说:‘不必了吧?’我说:‘必!’他不情愿地走过来,嘟囔着:‘有什么必要?’我一把捞住他,狠狠拥抱一下:‘我说必就必!’一松手,他低头转身就溜了。”

不一会,留言者众:“拥抱,能传达多少关爱啊!”“亲密的肢体接触其实特别重要。”“应当倡导大家互相拥抱。”“等那一天,他主动来拥抱!”……

朋友们的话...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10日 07:38

路啊路,飘满红罂粟

 凌晨,醒来,天还黑漆漆的。不用看表,一定是5点半。

我从枕边拿过手机,打开朋友圈。刚翻几条,就看到宇哲推荐的“今日读诗”。今天这一首,是北岛的《走吧》。

“走吧,落叶吹进深谷,歌声却没有归宿……”

一不小心,第一句跳进了我的眼睛。一瞬间,没有任何预兆地,我浑身一阵发麻,如遭遇雷击。黑暗中,我泪流满面。

诗不长,先全文引用吧。

 

走吧,

落叶吹进深谷,

歌声却没有归宿。

 

走吧,...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6日 21:35

【咨询笔记】之四: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一位抑郁症患者的艰难救赎

(一)

“你摸摸看,我是不是瘦了?”她指指自己的左肩,说。

确实很瘦。这是初夏的5月,她的身躯顶着单薄的衣衫,犹如衣架。我触碰了一下她的肩膀,又迅即收回手:凸起的肩胛骨太硌手了。

“你看我,瘦成什么样了啊?”她悲哀地望着我。

无须回答。我知道,她要的不是答案,而是在索取同情。但同情是廉价的,我决定不予满足。我说:“你该去看医生。”

这是她最怕听的话。“不不,我自己吃中药调理调理就行了。”...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5日 10:30

【业务交流】之九: 记者请勿当判官

这两天,一些微信圈里又在讨论一件两年前的旧事。

麻省理工学院28岁的中国女留学生郭同学2012年1026日弃世。113日,死因调查还在进行中,深圳晚报发表了一篇报道,作者是该报的深度调查部记者。

该报道直截了当说:郭同学是“自杀身亡”,“疑因压力大”。

这篇“深度报道”,通篇只采访了郭同学的一个中学好友,以及大段引用了郭同学本人的博客文字。先铺陈了中学同学对她的评价,“乐观、坚强、阳光、向上”,然后设...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2日 10:20

好医生好在哪里?——对精神疾病药物治疗的领悟

最近连续接触了几个病例,对精神疾病治疗的复杂性有了一些领悟。

这几个病例,有的很快治好;也有的波动反复,或迟迟不见效。我反复思考,觉得可以用 “治疗窗”这个概念来解释。

 

(一) 

从现有医学实践看,精神疾病药物的有效性是显而易见的。这好比拉一下灯绳,“咔嗒”一声,灯就亮了——吃药就相当于拉下开关,只要药物到位,患者的症状自然就能缓解。

当然,这需要一系列前提条件。比如,灯要亮,必须有电,...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1日 11:00

【业务交流】之八:干新闻的四个不好处

我写了博文“干新闻的六个好处”后http://zhangjin.blog.caixin.com/archives/78329,应和者有之,批评者亦有之。

甚至也有同事表示不满。他(她)们说:我就热爱旅游!平常出去采访,那么大的压力,哪有时间和闲心去逛?也有的说:我喜欢朝九晚五!免得我整天都得在工作状态!

前同事常红晓留言:“这篇把当记者的好处都说尽了,下篇该写写挑战和应对了吧?”

好吧,遵红晓兄提示,我来写写“干新闻的若干不好处”。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