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8月16日 05:21

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你选哪一个?

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你选哪一个?

没有“更好”,只有“适合”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7日 07:27

【采访札记】之十一:为何抑郁少年多来自中产家庭?

(一)

近几个月,我在全国巡游采访抑郁症患者。一部分是我想去采访的,也有一部分是主动邀请我去采访的。事后发现,后者全部是家长,为孩子请我去;再进一步统计发现,这些家庭有一些共同的特点:父母有专业技能,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收入稳定,重视教育,讲究生活质量&h......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25日 06:55

【采访札记】之十:抑郁留守妇女,她们的苦痛和无奈

【采访札记】之十:抑郁留守妇女,她们的苦痛和无奈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08日 23:38

【采访札记】之九:上海屋檐下

【采访札记】之九:上海屋檐下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03日 06:35

如何做靠谱的心理科普?

如何做靠谱的心理科普?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8日 08:33

斯人已去,江湖两忘——悼友人

斯人已去,江湖两忘——悼友人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0日 20:56

【采访札记】之八:三十年的承诺

【采访札记】之八:三十年的承诺

什么是对抗抑郁症最有效的良药?答案是:陪伴与扶持的亲人之爱。 <......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8日 17:34

抑郁症患者的福音:氯胺酮快速抗抑郁、抗自杀作用

抑郁症患者的福音:氯胺酮快速抗抑郁、抗自杀作用

【编者按】药物治疗是治疗抑郁症最主要的手段。但是,目前抗抑郁药物有一个重大局限,就是大多需要两周以上时间才能起效。很多患者就是因为不能熬过这段时间日子,失去信心,中断治疗,前功尽弃,甚至酿成悲剧。 

能不能找到快速起效、避免自杀风险的药物治疗方案?笔者近日获悉,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临床心理科胡永东主任医师正主持一项临床研究,通过抗抑郁药物联用麻醉药品氯胺酮,寻找抗抑郁药物快速起效的路径。 

早在一年前,由胡永东医生为第一作者,北京安定医院王刚教授和澳门大学项玉涛副教授为共同通讯作者,......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5日 23:10

【采访札记】之七:骄傲地活着

【采访札记】之七:骄傲地活着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05日 05:05

【对话名医】李献云:认知行为治疗的精髓是自我改变

【对话名医】李献云:认知行为治疗的精髓是自我改变

【编者按】在全球范围内,历经半个多世纪的研究和实践,认知行为治疗(CBT )已被证实对多种精神障碍有较好的治疗效果。但在中国医学界,尽管“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已成共识,临床上精神障碍的治疗依然以药物为主,国内精神科及心理学领域的专业人员对于规范的CBT仍缺乏深入了解。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03日 23:05

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探访记

去年底,调研“精神康复”课题时,我采访了北大六院院长助理原岩波,得知他还兼任北京海淀区精神卫生防治院副院长。他对我讲起第一次走进海淀精防院的感受: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0日 07:11

【采访札记】之六:一位“网瘾少年”的内心世界

【采访札记】之六:一位“网瘾少年”的内心世界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2日 22:58

关于疾病、生命和治愈的对话

关于疾病、生命和治愈的对话

【编者按】4月13日,我开始抑郁症寻访之旅。第一站首选贵州,采访砚谷墨清。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2日 22:49

【采访札记】之五:为什么会有“学习困难症”?

【采访札记】之五:为什么会有“学习困难症”?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0日 22:40

【采访札记】之四:别委屈了孩子

【采访札记】之四:别委屈了孩子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7日 07:59

【采访札记】之三:“救救孩子”

【采访札记】之三:“救救孩子”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6日 22:12

【采访札记】之二:回不去的故乡

【采访札记】之二:回不去的故乡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6日 22:09

【采访札记】之一:一次基层看病的体验

【采访札记】之一:一次基层看病的体验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4日 20:25

写一卷书,行万里路——我的创作计划

(一)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7日 08:09

多维度认识抑郁症, 兼对《渡过》的补正

多维度认识抑郁症, 兼对《渡过》的补正
【编者按】2017年世界卫生日的主题是抑郁症。选择在这一天,我写下近年来对抑郁症问题的完整思考,亦以此作为对《渡过》一书的补正,以及我即将写的下一本书的思想框架。
 
 
很多人都习惯于从自身经验出发认识外部世界。这并非坏事,因为由此得到的认识往往更真切和更有力量。但是,如果仅仅停留于此,他的视野也会是有局限的。
 
我对于抑郁症的认识,曾经如此。
 
5年前,药物治疗把我从双相重度抑郁发作的泥潭中拉了出来,我由此对药物治疗产生极大兴趣,努力钻研至今。最初阶段,我坚定地认为,治疗抑郁症一定要吃药,......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