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实录

接受澎湃新闻采访实录

(本文原载2015年9月29日澎湃新闻,作者李丹,澎湃新闻授权转载,有删节)

..

新近出版的《渡过:抑郁症治愈笔记》一书,作者张进用冷静简约的笔法,描述了自己耶稣受难记般的抑郁症经历。如此直面现实的文章目前在国内并不多见。

张进是知名媒体人,财新传媒创办人之一,现任财新传媒编委、财新《中国改革》杂志执行总编辑。他在抑郁症病愈后写下一系列探讨抑郁症的文字,于近日结集出版。

以下是澎湃新闻记者对他的采访实录。

 

澎湃新闻:曾经有很多媒体人自杀的新闻,您作为资深媒体人,觉得这是一个抑郁症高发的行业吗?

张进:相对高发。演艺界、教师、警察和官员也都是高发群体。

 

澎湃新闻:压力和抑郁症的发作有关吧?

张进:有一定关系。但不是绝对相关。有时即使没有压力,抑郁症也会发作。

 

澎湃新闻:您发病时并不是因为过大的压力?

张进:至少不是直接原因。抑郁症的病因太复杂了:遗传、性格、环境、突发事件……连上帝都不一定能弄清楚。抑郁症是一个动态的过程,是一组病因和发病机制不同的异质性疾病,而不是一种疾病。它们各有其发病原因和机制,无法用一种病因和机制做出解释。我觉得没有必要花太多精力去追究原因,一是你无法确定;二是找到了也没大用。

 

澎湃新闻:但是一些心理学流派,如精神分析,把原因归为童年的创伤之类,认为找出这个原因对治疗很有用。

张进:精神分析是一个学说,但付诸实践的效果还需要观察。包括对童年创伤的揭示。我认为,找到创伤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医治。如果做不到后者,只是揭示,打开创伤,效果也未必好。

 

澎湃新闻:著名美国作家安德鲁·所罗门在美国TED论坛上的演讲视频流传非常广,他这么说:“抑郁的反面,并非快乐,而是活力”。您认为呢?

张进:我也是这么认为。抑郁症这个名词其实会给人造成误解,很多人都想当然地认为,抑郁症就是心情不好,不快乐。其实不是。抑郁症对人最大的伤害,不是情绪好不好;正常人也有情绪不好的时候。不开心就不开心,有什么关系?谁能保证永远开心?开心不是生活的必备条件。抑郁症最痛苦和可怕的,是动力的缺失,能力的下降,这会让你觉得自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你不高兴,不是病;生活和工作的功能丧失了,才是病。

 

澎湃新闻:不开心也是一种活力……

张进:这个说法太泛化了。这么说的话,自杀也是一种活力,一种能量。比如,抑郁症患者自杀,往往发生在从轻度向中度恶化,以及从重度向中度好转的阶段,就是这个原因。真正的重症患者是不会自杀的。如果患者处于重度阶段,大脑一片空白、体力不支,不具备自杀能力;而药物一旦起效,患者大脑的抑制先得以解除(有了动力),可是情绪的好转要落后一周(自杀意念还在),自杀往往在这一阶段发生。

 

澎湃新闻:之后您还打算做更多科普工作吗?

张进:我的本职工作是记者、编辑。研究和科普抑郁症,是兴趣,也是机缘巧合,一篇一篇写出来了,最后成了一本书。我愿意继续研究,继续科普,这也是我的责任。当然也受到时间和精力的制约。力所能及吧,能做多少做多少。

 

澎湃新闻:胡舒立在书的序言中说:“很多得了抑郁症的人,都遮遮掩掩,羞于承认自己得过这个病。张进则不然。”把自己隐私经历公开写出来,您当初犹豫过吗?

张进:这没什么可犹豫的。病好了,狂喜之下,就想把自己的感受说出来,和大家分享,也觉得会对别人有用。的确有些患者不好意思承认得过抑郁症,我觉得没有必要。应该打消病耻感,这样对自己的治疗和恢复都有利。

我只是觉得写得还不够好。美国作家安德鲁·所罗门的《忧郁》是传世之作,也是我的教科书。他病了大半辈子,我只病了半年;他研究了几十年,我只研究了两三年……现在这本《渡过》,还算不上著作,只是一个文集吧。其中肯定有很多未加验证的东西。我也就胆子大,还有就是干了20多年记者,比较敏感,有直觉,就写出来放在那里。将来有时间,工作之余,我还会继续学习、继续研究、继续接受患者咨询,慢慢积累。也许十年后,能写出一本安德鲁·所罗门那样的书。

 

澎湃新闻:很多读者觉得您写自己经验的部分特别打动人。

张进:我算不上什么。我和国内很多抗抑郁症团体有联系,接触过很多患者,很多人的经历比我惊心动魄得多。说实话,我就是占了个便宜,会写。很多人一病十年、二十年,他们有很多的感受和苦闷说不出来……我有责任替他们写出来。

 

澎湃新闻:您现在依然和那些患者保持关系吗?

张进:是的,每天一睁眼,看到的第一条信息可能就来自患者。向我描述今天的状况,诉说自己的痛苦,问我该怎么办。每天都这样。以前为了研究和搜集资料,我加入了好多个抗抑郁团体……现在有时候会顾不过来,尤其是工作特别忙的时候。借此机会向患者致歉,不过我会努力协调好的。

 

澎湃新闻:最后的问题,您现在的写作状态还像后记中写的怎么好吗?

张进:是的,这是让我意外且惊喜的一件事情。我过去一年写的东西,比此前10年都多,而且质量稳定。我的博客阅读量,从去年年初的十几万,变成现在快200万了。

我觉得我的变化,和这次病有关,和神经递质有关。我也担心这会不会是轻躁狂状态。不过姜涛医生说不要担心。他说躁狂只会提高效率,但不会带来创造力。但我还是很有紧迫感。我要抓紧时间多写,万一哪一天从躁狂跌到抑郁,创造力归零,毕竟已经写出来这么多,那也不很亏。

-----

《渡过》以下网店有售:


         当当网 http://product.dangdang.com/23779191.html

淘宝 https://detail.tmall.com/item.htm?spm=a230r.1.14.1.fbx4Ij&id=522048000950&cm_id=140105335569ed55e27b&abbucket=8

亚马逊

http://www.amazon.cn/%E6%B8%A1%E8%BF%87-%E6%8A%91%E9%83%81%E7%97%87%E6%B2%BB%E6%84%88%E7%AC%94%E8%AE%B0-%E5%BC%A0%E8%BF%9B/dp/B015II52CO/

京东 http://item.jd.com/11773822.html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