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心理学笔记】之九:抑郁不是你的敌人

【心理学笔记】之九:抑郁不是你的敌人

人类是上帝的杰作。上帝在造人的时候,或许考虑到子民的困厄,故预设了一套自我保护系统,让人类能够在严酷的丛林环境中生存下来,并不断繁衍、进化。惜乎人们不自知,经常误友为敌。

比如,恐惧。

恐惧是一种令人不快的情绪。美国总统罗斯福在谈及“四大自由”时,其中一条就是“免于恐惧的自由”。但这是政治学概念的论述,从生物学意义上说,恐惧不可能“免于”。它是必不可少的“刺激-反应”形式,是物种能够在地球上生存的法宝。

以对蛇的恐惧为例。人类的早年是在丛林度过的,蛇是丛林的主宰。漫长的岁月里,人类对蛇的恐惧如影随形,渐渐成为基因,铭刻在大脑深处。时至今日,蛇早已不对人类构成威胁,但多数人见到蛇,还是会产生本能的不适反应。

科学家发现,大脑有一个恐惧中心,获取环境信息,并与大脑的推理区域沟通,连接海马体。这个系统效率非常高,当遭遇危险,你的理性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恐惧信号已经在大脑危机系统之间传递了。假若反应能力不足,世界会因此变得更加危险。极而言之,如果没有恐惧,人类早就灭绝了。

再比如,疼痛。

疼痛更是一种痛苦的体验,很多三级甲医院都设有疼痛科,目的不是治病,只是缓解疼痛。殊不知,疼痛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机制。疼痛让你知道处于不安全的情境中,并迅速应对。

一个孩童,大千世界对他是陌生的。但如果不小心碰到火炉,他会立刻缩回手。这是因为,他的皮肤检测到危险信号,大脑迅速处理,将其转化成痛觉,发出指令,避开危险。这些都是在瞬间完成的,是人的本能反应。

我的同事王烁最近写了一篇文章,题为《胖瘦主要天注定,健康还能做努力》,其中有这么一段话:

 “基因漂移假说猜测,我们的祖先既不能太胖,那样既跑不动又太美味,很难活下来;又不能太瘦,那样很难活过食物匮乏的阶段。所以,他们的基因既会控制体重的上限,也会控制体重的下限。……不过,随着智人爬上食物链的顶端,人类成为猎物的危险越来越小,基因对体重上限的控制代代放松,然后,今天肥胖就成了全世界的问题。”

你看,连肥胖问题,造物主都准备了这样一套精巧的自我调节机制,人类这台机器何其精妙而复杂。

回到本文的标题。读到这里,有心的读者大概能猜到我要说的是什么了吧?

是的,我要说的是:抑郁的本质是人体的自我保护。

没有人喜欢抑郁,但抑郁常常不期而至。抑郁症最常见的表现是:悲观;呆滞;情感低落;思维迟缓;运动抑制。病情严重时,患者什么也不想干,什么也干不了,连刷牙、洗脸的生活能力都丧失了。

这似乎是坏事。其实,抑郁的真相是:天长日久,你积劳成疾,生命能量逐渐流失,终于不能承受。这时,身体启动自我保护机制,强制休息,减少消耗,节约能量——这就是抑郁。

很多抑郁症患者都会把自己封闭起来,封闭是他对抗外部世界的本能防御方式。这并非他的主观意愿,而是生命的本能选择。 

和抑郁相对的一面是躁狂。躁狂相的特征是兴奋、乐观、情感高涨、效率提高、行动力增强。这似乎是好事。但是,天下能有免费的午餐吗?

关于躁狂,我有一个比喻:人的生命好比一碗灯油,常人拥有的灯油是相近的。生命之灯能燃多长时间,决定于火苗有多旺。当处于躁狂相时,你的生命火苗会突然蹿高,光芒四射;可惜,好景不长,灯油被消耗太快;这时,抑郁登场,调暗你的生命之灯,避免耗竭。无数血和泪的事实证明:在躁狂之后,必然有抑郁;躁狂有多高,抑郁就有多深。

我观察一些医生给双相患者用药,压躁狂压得很凶,提抑郁提得较缓。他们说:宁郁勿躁。原因是:躁狂是能量的透支和过度消耗,更需防范。

所以,抑郁好比冬眠,让你缩起来,降低消耗。待度过艰难岁月,再醒来。

正因为此,抑郁是可能自愈的。部分患者,抑郁到一定程度,生命能量会逐渐恢复。用他们的话说,“活过来了”。

但这是不是说:得了抑郁,不用管它,熬着,等着自愈就可以了呢?

不行。原因有二:一,自愈耗时太长,这段日子太痛苦,不一定每个患者都能熬到;二,所谓自愈,只是暂时解除临床症状,它会复发,好比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不知道哪天还会落下。

所以,我不主张自愈,而希望患者能够借助科学的力量,综合求治。简单地说,就是顺其自然,为所当为,而不强作妄为。

做到这一切的前提,是正确地认识抑郁——它是结果,不是肇始;它是必然,不是偶然;它是朋友,不是敌人。接受它,善待它,告别它。

推荐 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