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从躁狂到木僵,一位双相病人的悲剧

从躁狂到木僵,一位双相病人的悲剧

【博主按】本文由北京安定医院主任医师姜涛口述,博主执笔。姜涛医生从业25年,接诊4万多患者。本文是他行医生涯中的一个病例,亦是观察社会的一个窗口。盼更多的医生能够动笔写作,为医学留传承,为时代留记录。


 

我当医生25年了。读书时,没想过会当精神科医生。阴差阳错,大学一毕业,就被分到安定医院。起先心里是不情愿的,时间长了,渐渐喜欢上这个职业。一个原因是,精神病院是社会的一个窗口,在这里,可以见到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事。

 

要问什么印象最深?立刻想起一件事:一个木僵患者,躺在病床上,被警察铐着带走了——这个场景最让我难忘。

 

那是2003年,闹“非典”之前。病人是诈骗嫌疑犯,公安局一直盯着他。起先,医院不同意警察来抓人,因为他病得很重,失去了行为能力。几经协调,医院才同意交人。

 

那天,来了很多警察,警车就停在病房楼外面。精神病区本来是很安静的,家属只能在规定时间探视。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而且是警察,病人都从病房里跑出来看。

 

病人躺床上被推出来,身体僵直着,不说话,不动弹。一个警察给他戴上手铐。我对这警察说:“人都木僵了,还跑得掉吗?”他说这是按规定。

 

人抬走后,就再没回来。后来听说,他在公安局看守所自杀了。

 

我到现在都记得听说这个消息时的震惊。精神病人自杀的多了,为什么他的死让我格外震撼?因为他是双相病人。他犯罪,其实是因为有病;但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他个人的悲剧,也是医学的悲剧、社会的悲剧。



 

(一)

 

他是被老婆带来看病的。很文质彬彬的一个人,戴着一个黑框宽边眼镜。谈了几句,得知是中学老师。他显得很焦躁,说他没病,骂他老婆“没事找事”,“找抽”。后来说急了,还真的甩手给了女的一巴掌。一看就是躁狂,我就把他收住院了。

 

住院没几天,警察找上门来。才得知他牵涉进一个叫“沙漠防风林”的项目,集资好几个亿,最后资金链条断裂,整天被债主追讨。她老婆为了躲债主,同时也觉得他似乎有些不正常,就带他来精神病院。没想到最终也没能逃过去。

 

他是新疆和甘肃相邻地界的人,在当地一个中学当老师。那儿教育水平不高,一个中学老师就算知识分子,比较受尊敬。加上他平常总爱给人讲道理,乡邻有事也会去问他,慢慢就有了一定的影响和名望。他姓高,乡里乡外都叫他“高能人”。

 

不过,他怎么想起来搞那个“沙漠造林”集资项目,就连他老婆也说不清。现在看来,他那时就是躁狂发作。本来不过是一名教师,怎么突然会搞经济、做实业?明显是躁狂。据他老婆说,那一阵子,他突然变得非常活跃,精力充沛,思维奔逸,谈吐豪放,到处交朋友。夜里也不睡觉,在那写创业计划书,一写就洋洋洒洒一大篇。

 

本来就有人信他,这下周围人更觉得他有本事,家里整天门庭若市,都是来找他签协议投资的,一签就几百万、几十万,最后累积了几个亿。连村里都得了好处,因为他很慷慨,捐了好多钱,给村里办了好几件事。

 

好景不长,红火了半年多,就撑不下去了。慢慢有人开始怀疑,心里不踏实,要撤回资金。他就拆东墙补西墙。不过,他不肯承认项目失败,还继续集资。

 

躁狂顶峰的时候,他睡眠减少,精力旺盛,还特别易怒,稍微有点火就大发雷霆,骂人、打人。因为他有钱,身边人都纵着他,由着他。他刹不住车,钱越借越多,自己家的房子全搭进去。再后来,债主天天上门逼债,他只好躲出去。最后是他老婆觉得他不正常,才带他来看病,住进了医院。

 

 

(二)

 

那一年,我正在病区当主任,和他接触比较多。

 

他刚来的时候,状态还很好,侃侃而谈,想法特别多,说话也特别大。比如,到了病房,刚安顿下来,他就来找我谈话了。“你们这病房太旧,和你们医院的名气不符合,要盖一个新楼!”我说:“这个,国家不拨预算。”他就大包大揽:“我来给你们集资,建一个全国最好的医院!”

 

接下来,他整天来找我,给我提建议,做了好多计划。连大楼建好后的庆贺仪式都设计好了,还说要去请卫生部部长来剪彩。

 

他这些想法,局外人看看也还像那么回事,但经不住追问。多问几句,他就兜不住了。

 

住院没几天,公安局找上门来。因为外面的债主找不到他,闹起来,报了案。出了个这么大的案子,公安局也很重视,调动人马,把他和他老婆的电话都监听了,很快就查到他躲在我们精神病院。

 

那几天,经过我们治疗,他安静了一些,不那么兴奋了,而且能听进一些话,基本上回到他善良、老实的本质。可是,一听说公安局的人要来抓他,立刻崩溃了。一天之内,就从躁狂转到抑郁;抑郁到极致,就变成木僵状态。

 

什么叫木僵?木僵是一个医学名词,指患者处于一种高度的精神运动性抑制状态,无意识障碍,不言不语、不吃不喝、不动,言语活动和动作行为处于完全僵化状态,大小便潴留。由于吞咽反射抑制,大量口水积存在嘴里,头歪过来,就会顺着口角往外流。

 

木僵多见于精神分裂症紧张型,称之为紧张性木僵。除紧张性木僵,临床上还可见到抑郁症的抑郁性木僵、心因性精神障碍的心因性木僵,以及脑器质性精神障碍的器质性木僵。

 

木僵最严重到什么程度?有一个术语,叫“空气枕头”。什么意思?正常情况下,我们睡觉时,突然把枕头抽走,头就会落到床上。可是,把木僵患者的枕头抽去,他的头仍可悬空,固定维持一段时间,这种现象称为“空气枕头”。

 

木僵患者还有一个表现,叫“蜡样扭曲”。那是说,患者的姿势经常固定不变,肢体任人摆布,即使四肢放在极不舒适的位置,也能维持很久而不改变,如同蜡做的人一般。

 

他变成木僵状态后,我们如实向公安局说明了情况。说这种情况下,不能带他走。他已经失去了正常的行为能力,离开医院,怕会出事。公安局也只能答应。

 

我觉得,他的木僵,应该属于“心因性木僵”。其实也是一种自我保护。潜意识里他有一种暗示:“我已经这样了,就没人能追查我。”压力就缓解了。这就是心理防御机制。

 

他在我们这里,总共住了十几天。上过电疗,服用过奥氮平、德巴金、碳酸锂等药物。电疗是个双向调解,不光刺激抑郁,也可以控制兴奋。治疗后,症状有所改善。

 

他的安生日子也没持续多久。公安局知道他确实有病,不是装病,但可能出于破案的压力,还是要把他带走。几经交涉,医院最终同意把人交给他们。

 

来接他的时候,他的状态稍有好转,但还处于木僵状态。不知道给他戴手铐的时候,他有没有知觉?有没有感情?是不是想到了未来的命运?

 

但这就不是我们医生能管的了。

 

 

(三)

 

又是几年过去了。也许是两年,也许是三年,精神病院的日子周而复始,不知不觉流逝,没人记得那么清。

有一次,我出门诊,遇到他老家一个人。这人我不认识,但他知道我。他提起当年的事情,告诉我,“高能人”进了看守所没多久就死了,是自杀。

 

干我们这一行,见人自杀的多了。我没吃惊,但后来想想,心里还是难受。回过头看,他的悲剧在于,无论是家人还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得了双相情感障碍。双相和抑郁症不是一种病,它兼有心境高涨和低落两极性特点,患者的心境总在正常、高涨(躁狂)和低落(抑郁)之间往返摆动。

 

一般所谓抑郁症,是指单相抑郁,包括重性抑郁,也只是心境往返于正常和抑郁之间。双相患者因为病程复杂多变,很容易和精神分裂症、重性抑郁症混淆,容易漏诊和误诊,治疗难度也极大。

 

他的病,其实早有征兆。追溯病史,在2003年案发前,他就发作过五六次抑郁,都被家人忽略了。一般来说,双相患者可能有五六次抑郁发作以后,才有一次躁狂发作。现在想来,他正是在躁狂发作的时候,才在半年之内集资了一个多亿,犯下那罪行。

 

假如知道他这是病,在抑郁的时候能及时发现,就不会有后来的躁狂;即使在后来躁狂期,如果能准确识别,也不会落到集资诈骗这个结局。这是医学的无知,社会的无知,把这个人给耽误了。

.

(原载【渡过】公号,微信号zhangjinzaibeijing,扫码可关注)

 

推荐 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