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简里里的清爽创业

简里里的清爽创业

.

初见简里里,觉得她身上有着能让人心念一动的东西。后来想了想,概括为两个字:清爽。


(一)
 
她剪着清汤挂面式的短发,不施粉黛,素面朝天。看上去还是学生,面庞清秀、光洁,岁月不能在她脸上刻下痕迹。她又是安详、沉静的,没有其他创业者的激昂,说起自己的经历,轻声细语,娓娓道来。
 
她的创业几近偶然,顺利得不可思议: 27岁时赴美参加硅谷的一个项目,意外拿到一笔创业投资。回国后立刻辞去大学教职,创办线上心理咨询平台“简单心理”。
 
从决定创业,到产品上线,一共只有一个半月时间。如今,“简单心理”已经获得三次融资,在业内和民间赢得名声。一切顺风顺水。
 
但“顺利”背后,其实有很多尝试和失败,以及蝉蜕般的冲突和突破。
 
她真是聪明。20岁,同龄人还在适应大学生活,她已从英国伦敦大学拿着认知神经科学硕士文凭回国,应聘到中央财经大学当老师。
 
但真正的聪明还不是早慧,而是对自己有清晰的认识,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能够做什么。
 
从2007年开始做心理咨询,到2012年在豆瓣上写科普文章,再到在果壳、网易公开课作公开演讲,动力这么足,其实只为了解决自己的一个问题:工作环境太单调了,想交一些兴趣相投的同龄朋友。
 
那段经历,后来被简里里称作“生存策略”——不为别的,只为让她自己觉得没有枯竭。
 
这种对“枯竭”的恐慌,既来自于自己,也来自社会。处于大变局的时代,心理咨询行业风生水起,又乱象纷呈。很多人,尤其是二线、三线城市的普通人,有着强烈的心理咨询寻求,却不知道去哪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心理咨询师;咨询师虽多,但鱼龙混杂。心理咨询的水域,暗礁遍布,风险丛生。
 
咨询师如何才能赢得社会信任?又能信任谁?如何成长?如何保护自己?面对自己的困惑,她的目标渐次清晰:创建一个对接来访者和心理咨询师的网络平台。
 
做法很简单:甄别受过系统训练、符合业内专业标准的心理咨询师,成为“简单心理”的认证咨询师,让他们在网络平台上和来访者相互识别。
 
两年过去了,“简单心理”已经有了200多个认证咨询师,数万人次在这里实现了自己的需要。“简单心理”不仅解决了她的问题,也部分解决了行业的问题:发现、培养、保护、管理咨询师,让他们专心做咨询,其他事情都交给“简单心理”去打理。
 
从产品层面,“简单心理”不止做个体咨询,还基于科学研究,开发不同的心理服务产品,包括问诊服务、青少年焦虑评估、线上支持小组等等。
 
(二)
 
“简单心理”的商业模式非常简单。从供需两侧看:放弃需求侧,教育大众的工作让给别人做;他们只做供给侧。
 
也就是说:识别专业能力和职业伦理都靠谱的心理咨询师;然后,督促他们提高,为他们提供服务和保护。做到了这些,也就服务了社会。心理咨询的本质无非是帮助一个人和另一人建立关系。
 
简单吗?很简单,但做好不容易。成功的企业其商业模式往往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能说清楚;而且目标很明确:解决一个真实存在的现实问题。可口可乐如是,苹果也如是。
 
虽然名声在外,“简单心理”只有十几个人,三五间房。平台虽小,却严格按规范操作。用简里里的话说,“简单心理”是有数据支撑的平台。
 
数据支撑对于心理咨询的专业性非常重要。只有基于数据,才能了解咨询师水平以及来访者的诉求,判断什么样的干预对于某种症状能有确凿的帮助;而要建立行业规范,为心理咨询师的成长设计路径,也只有从数据出发,才能避免盲人摸象。
 
“目前整个行业缺乏数据,这没有办法,我只能从自己做起,做一点是一点。”她说。


(三)
 
我问简里里,“简单心理”这个名称怎么来的?其实我想知道的是,给“简单心理”取名的时候,是不是已经设定了创业的方向?
 
听了她的回答,我才知道,“简里里”不是真名,真名叫李真,英文Jane Lee。2012年春天,给“豆瓣”写文章时,她把Jane Lee的谐音——“简里里”作为笔名。后来为创业项目取名,一时想不出更好的,临时把“简里里”三个字抓过来,就是“简单心理”。
 
有没有深意?她实实在在地回答:“当时没有。如果一定要扯虎皮的话,我想我自己希望:简单之中有大厚度吧。”
 
她的企业还很小。但大小不重要,重要的是力量,最重要的是力量的汇聚。她说:“我给别人做咨询的时候,能窥见一些关于自己的秘密,看到普通人身上的力量。心理咨询本身就是让你更了解自己。”
 
清清爽爽地活着,清清爽爽地创业。也许,成功就会蹲在前面的拐角,不经意地,清清爽爽地到来。

-------

本文原载“渡过”公众号(微信号zhangjinzaibeijing),扫码可关注。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