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抑郁症患者全病程帮助指南

抑郁症患者全病程帮助指南

最近,经常有朋友问我:“身边有抑郁症患者,该如何劝慰他?”我回答:“不好一概而论,患者处于不同的疾病状态,需要得到的劝慰和指导是不一样的。”
 
这里,我就展开分析一下,如何根据患者的病况,为他提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指导和帮助。
 
 
(一)急性发作期:科学求治
 
一位抑郁症患者,从治疗进程看,可以分成急性发作期、治疗期、巩固期、康复期;从疾病的程度看,可以分成轻度、中度和重度。疾病状态不同,患者需要的指导当然是有区别的。
 
先说急性发作期。
 
大多数患者,在患病前是不太了解抑郁症的。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因此,发病初期,患者最普遍的心态是茫然、惊慌、无助。这一时期,我认为需要告诉他们四个道理:
 
首先,及时向患者普及抑郁症基础知识,解释抑郁症的生物学因素和心理因素,如神经递质、神经回路学说等。让患者知道抑郁症是怎么一回事,打消他的恐惧和忐忑心理,把心态安定下来。
 
其次,要告诉患者,抑郁症是一种病,是需要治疗、也可以治疗的。很多患者,出于对抑郁症的无知,想当然地认为抑郁症是“心病”,责怪自己“意志薄弱”、“缺乏责任感”。
 
这个观点不能说一点道理没有,但对处于抑郁症急性发作期的患者来说,有害无益。正确的办法是,劝导患者,尽快进行药物治疗,迅速控制症状。不然会贻误时机,给后续治疗增加难度。
 
我出版《渡过:抑郁症治愈笔记》后,有读者和我交流阅读感受。他说:“读了你的书,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抑郁症是可以治疗的。”
 
听他这么说,我起先很不甘心,心想我写了这么多,就这一句有用?但后来,接触到更多的患者,了解到患者治疗中有那么多曲折,我认识到,假如患者读了我这本书,真的能树立“抑郁症可以治疗”这样的信念,那就非常实用,我就该知足了。
 
第三,要帮助患者消除病耻感。很多患者,虽然明白抑郁症是怎么回事,也知道应该寻求正规治疗,但对精神类疾病有一种根深蒂固的病耻感,没有勇气告诉别人自己生病,更谈不上求医问药。
 
当然,消除病耻感是全社会的事情,我们只能力所能及劝导患者,“你只是病了,不是错了”,鼓励他能够勇敢面对,积极求治。
 
第四,在告诉患者“抑郁症可以治疗”的同时,还要给他们打一支预防针,让他知道抑郁症是一种复杂的疾病,治疗起来有一定困难,容易复发,要打一场持久战。我不赞成“抑郁症是心灵感冒”这样的说法,因为抑郁症既不像感冒那样常见,也不像感冒那样易好。对抑郁症轻描淡写,容易让患者轻敌。一旦治疗无效,患者会更加沮丧和绝望,影响后续的治疗。
 
 
 (二)治疗期:信任医生,坚持治疗

 
患者进入治疗期后,心态会稳定下来,最初的茫然、无助有所缓和。这个阶段,患者最大的顾虑来自四个方面,需要一一排解。
 
首先是药物的副作用。
 
药物副作用是每位患者服药之初都会遇到的现象。毋庸讳言,副作用确实存在,有的表现为口干、视力模糊、排尿困难、便秘、轻度震颤及心动过速等,有的可能引起直立性低血压、心动过速、嗜睡、无力等症状。这时,患者会非常沮丧。本来他对药物治疗就半信半疑,现在发现吃药不见效,却出现副作用,就会非常懊恼,后悔、沮丧。
 
这时候,要跟患者讲清楚什么是副作用、副作用是怎么回事。要告诉患者,副作用确实存在,但也没那么可怕。因为副作用的概率非常低,并不总是出现;副作用的大小和药物有关,也后患者自身内环境有关。无论如何,副作用和精神疾病对人的摧残相比,微不足道。因此,在疾病和副作用之间,应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在消除对副作用的担心之后,接下来要处理好患者对医生的怀疑情绪。
 
在治疗中,患者对医生尤其对名气比较大的医生,往往有这样的疑虑:整个就诊时间就这几分钟,他凭什么判断我有病?凭什么给我开药?有什么依据?这些药能见效吗?
 
针对此,可以告诉患者,中国精神科医生资源严重缺乏,医生不能给患者分配更多的时间,是无奈的现实;精神科医生看病和心理医生不一样,更多是针对症状,不可能详细询问病史。因此,面对现实,在短短的就诊时间内,你能做的就是抓住重点,把症状讲清楚。有经验的医生只要准确掌握你的症状,再察言观色,还是能在几分钟内判断病情,正确下药的。作为患者,最好的办法是信任医生,遵从医嘱,争取最佳治疗效果。
 
第三,要处理好患者对治疗是否有效的怀疑,让他坚定信心,不要让治疗半途而废。
 
抗抑郁药有一个特点,一般都要服用三四周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见效。而患者大多性急,看到不能见效,就会失望、沮丧,甚至匆匆停药,以至于前功尽弃。
 
这个时候,要给患者讲解抗抑郁药的生效机制,让他明白,药物不见效,不是药不行,而是药力不够。一定要坚持治疗,足量足疗程,坚持到药物起效的那一天。,
 
如何判断药物起效,也非常重要。如果药物确实起效,患者会备受鼓舞,改善情绪,增强信心;如果药物确实无效,且已经足量足疗程,那就应该果断换药,不再耽误时间和金钱,赶紧去试验更对症的药物。
 
关于这个问题,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如何判断药物治疗是否见效》,有比较具体的分析。 
 
(三)巩固期和康复期:坚持服药

 
治疗期之后,如果比较顺利,患者便会进入巩固期和康复期。这是更为漫长的阶段。
 
处于康复期的患者,最大的问题是不能坚持服药。
 
很多不懂抑郁症知识的患者,在治疗未见效之前,悲观绝望;一旦治疗见效,临床症状消失,便以为大功告成,马上就想停药,不知道之后的康复治疗还要持续更长的时间,甚至终身。
 
这时,需要跟患者讲清楚抗抑郁药的原理是什么?为什么不能匆忙停药?
 
一般来说,抗抑郁药物不但见效慢,见效后,还要进行维持治疗,目的是为了维持大脑中神经递质的浓度。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最短疗程是半年。我个人认为,为了保险起见,轻度抑郁最好维持治疗6个月以上;中度抑郁9个月以上;重度抑郁15个月以上。
 
我多次对病友打过一个比方:一个人,本来能直立行走,现在身体虚弱,站不直,要往后倒;这时,需要有一只手撑住他的后背,让他能够站直并继续往前走;这只手不能轻易撤,要等他恢复了自然直立和行走的功能后,再慢慢地、一点点地撤除。一旦发现他有些摇晃,就要立刻再次撑住,不然前功尽弃。
 
因此,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巩固期的药物,就是他的“不能撤除之手”。
 
很多患者,就是因为急不可待地停药,导致复发。尤其是一些女患友,明知停药的后果,为了生孩子,铤而走险,铸成大错,悔之何及!
 
 
(四)抑郁情绪和轻度抑郁:选择干预方式
 
上述是从治疗进程的角度进行分析。另一个角度,从病情发展程度,还可以把患者分为抑郁情绪、轻度抑郁、中度抑郁和重度抑郁。
 
如果患者处于抑郁情绪和轻度抑郁阶段,需要告诉他什么?
 
这个阶段,最关键的是帮助患者选择干预方式。这就需要教会患者,能对自己的病情程度有一个大概的判断。
 
我个人常用的方法是:既关注情绪起伏,更关注动力和能力的变化。
 
我认为,如果患者仅仅是情绪问题,那么问题可能还在心理范畴;如果不仅情绪长时间低落,连同动力和能力都出了问题,就可能进入“症”的范畴,成为抑郁症。
 
很多人都想当然地认为,抑郁症就是心情不好,不快乐。其实不是。抑郁症对人最大的伤害,不是情绪好不好,而是动力的缺失,能力的下降,这会让你觉得自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
 
因此,当和患者交谈,发现他的工作能力、办事效率甚至生活能力都有一定程度的下降,我就大致判断他不只是抑郁情绪,而是抑郁症,乃至进入到中度的范畴。这个时候,就不能仅仅依靠简单的心理调整,而需要及时进行药物干预。
 
 
(五)中度和重度抑郁:陪伴和觉察

 
进入中度以后,该提醒患者注意什么?
 
我觉得,这个阶段,最重要的是防止自杀。
 
和很多人想像的不一样,抑郁症患者并不是病情越重越容易自杀。抑郁症患者自杀,往往发生在从轻度向中度恶化,以及从重度向中度好转的阶段。
 
原因是,抑郁症药物治疗的特点是,先改善患者的动力,后改善患者的情绪。自杀要具备两个条件,即自杀的意愿和执行的动力。重度患者往往大脑一片空白、体力不支,不具备自杀能力;而药物一旦起效,患者大脑的抑制先得以解除(有了动力),可是情绪的好转要落后一周(自杀意念还在),自杀往往在这一阶段发生。
 
因此,干预自杀,就要学会识别患者从轻度向中度恶化、尤其是从重度向中度好转的关口。在这两个时段,家属自然要把患者看好;患者本人,最好也要有自省和自觉意识,在这个危险阶段保护好自己。
 
至于重度阶段怎么办?说实话,当患者进入重度阶段,他的身体和精神处于高度抑制阶段,对他再进行指导无济于事。这个时候,亲友能做的,就是好好陪伴。
 
当然这也有方法,要做到的是:陪伴,而不是说教。此时再给患者讲道理毫无用处,因此不要烦扰患者,只需让他知道,他需要时,有人在;不需要时,就让他安静呆着。
 
以上从各个角度,谈了对抑郁症患者应该给予什么样的劝导。其实归结起来,无非是两个字:信心。
 
一切目的都是为了让患者增加信心。抑郁症的治疗和康复不是一天两天,而会持续一年、五年、十年乃至终身。因此,对于患者的治疗来说信心至关重要,甚至是制胜的法宝。
 
当然,有了信心,并不代表一定会治愈,但至少会让你承受痛苦的过程变得稍微轻松一点。而一旦失去了信心,结局很可能是悲剧性的。

(本文原载“渡过”公众号,扫码可关注)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