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抑郁的逻辑】之八:彻底的治愈是价值实现

【抑郁的逻辑】之八:彻底的治愈是价值实现

“万物皆有缝隙,光由是照进。” ——《anthem》

(一)

 

抑郁症疗愈是一个漫漫长途。我见过许许多多、形形色色在这条路上辛苦辗转的患者和家属,在一次次失望和希望的交替中,他们会问我:抑郁症到底能不能彻底治愈?

 

对这个问题,我无从回答。因为我不知道“彻底治愈”的标准是什么。

 

如本系列之三《抑郁是一连串事件》中所述,抑郁症的生理本质是大脑中神经递质失衡。而神经递质浓度总是在变动中,平衡是暂时的,不平衡是永远的。既如此,哪有“彻底治愈”一说?

 

在具体医疗实践中,我看不到抽象的“彻底治愈”。能够看得见的,一是“见效”,即患者的病况改善;二是“临床治愈”,即困扰患者的躯体症状和精神症状消失。有此二者,善莫大焉。

 

也许更应该追求的概念是“康复”。康复不仅意味着临床治愈,更意味着社会功能恢复。即抑郁症患者回到社会生活中,完好地履行自己的家庭角色、社会角色。从这个意义上说,康复是患者毕生的功课。

 

那么,实现康复的途径是什么?本系列前几篇的逻辑,推衍出一个论断:抑郁症是一种特异性疾病,每一位患者要寻找最适合自己的治疗方案;由此再往下延伸,将得出本系列文章的最终结论——价值实现才是彻底的治愈。

 

(二)

 

我们知道,精神障碍的本质是冲突,与环境冲突,与社会冲突,与自我冲突。解决冲突,需要接纳;接纳不是认命,不是消极坐等。虽是顺其自然,仍要为所当为。这就需要行动。而行动的意义就在于:激活沉睡的自己,发现人生的价值。

 

抑郁症患者的一个共同心理特征,是自罪观念和无价值感。他的心理能量失去了方向,不是指向外部,比如工作、娱乐、发明创造等等;而是指向内心,把矛头对准自己,不断自我审查、自我贬低。时光如梭,世界日新月异,但自己的生活毫无希望,于是感到灵魂被扼杀,生不如死,如行尸走肉;有时候,还会像溺水的人一样,想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所以抑郁的人往往会有某些依赖或者成瘾现象。

 

怎么办?我认为,即使是重度抑郁,当从深渊中挣扎出来,在做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的同时,也要逼着自己做一些事情,哪怕只对自己具有单方面的价值。

 

很多患者和我探讨,患病之后要不要坚持工作和社交?我的意见是,以自己的感受为判断依据,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有些患者,出于病耻感,患病后不敢公开病况,强颜欢笑,坚持工作,终至身体完全崩溃,这固然得不偿失,是有害的;也有很多抑郁症患者把自己封闭起来,封闭是他对抗外部世界的本能防御方式,封闭可以缓解患者的伤痛,但却会构成新的心理障碍。天长日久,各方面能力都会退化。即使通过治疗,临床症状消失,要回归社会、回到正常生活中,也非常艰难。

 

所以,我认为,抑郁症患者不必过度强打精神,逼迫自己,去做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也不能整天无所事事,陷入“鬼打墙”的负面思维中,反复品味痛苦。

 

边界在哪里?我的经验是:如果你上班时度日如年,回到家就瘫倒,卧床不起;或者视上班为畏途,要经过痛苦的思想斗争,才能迈出家门,这说明你已经不堪承受,最好暂停工作,调整休息;如果不是太累、太痛苦,还能做成一些事情,获得一种掌控感,就应该尽力坚持下去。

 

这有两个好处:一方面转移注意力,打发时光;另一方面体现自我价值。获得价值感就是一种更高级的心理治疗。

 

根据由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分为五个层次,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其中,自我实现是最高层次的需要,是指实现个人理想、抱负,发挥个人的能力,接受自己也接受他人。

 

我接触很多患者,自称用“公益疗法”治愈了抑郁症。最初我以为这是一种宣示,后来认识到这确是有依据的。可以这么理解:“公益疗法”其实是一种深层次的心理治疗。当他去帮助别人时,会把注意力从自己身上转移开,看淡自己的病症,开阔自己的心胸,改变自己的认知。

 

中国有一句古话,“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有能力帮到别人,是一种更高程度的价值实现。在这个过程中,他对自己的心理结构进行重整,无形中实现了治愈。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容易找到意义感和价值感。即便如此,找一件自己有兴趣的事做,也有莫大的好处,至少可以把自己暂时从病痛中解脱出来,使得时间不至于那么难熬。

 

如果更进一步,更抽象地讨论这个问题,“彻底治愈”的目标,应该是发现自我的内心力量,找到人生的意义。如荣格所说:“一个人如果不能找到生命的意义,不找到宗教信仰,他就不可能真正康复。”

 

到那时,各种力量重回他的身上;他能感受到爱,也能付出爱;能获得基本的社会地位和社会认可,对自己的生活有足够的控制力,有能力去选择一些东西,也有能力去放弃和承担一些东西。

 

(三)

 

本系列至此全部结束,最后作一个简单概括:

 

抑郁症是生物、心理、社会三个方面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其生物学本质是大脑功能失衡,其功能是人体的自我保护。因此具有自限性特征,但仍需要积极治疗,以避免出现自杀的灾难性后果。同时抑郁症又是一种特异性疾病,每位患者都是独特的,要寻找最适合自己的个性化治疗方案。最终的治愈要靠自身努力,而最彻底的治疗是回归社会,实现自我价值。

 

用一句话作为本系列文章的终结——

 

“万物皆有缝隙,光由是照进。”(全文完)

(原载“渡过”公众号,扫码可关注)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