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青年精神科医生访谈】潘霄:抑郁症如何做婚姻家庭治疗

【青年精神科医生访谈】潘霄:抑郁症如何做婚姻家庭治疗

【潘霄简介】长征医院心理科副教授,医学博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从事临床心理咨询与治疗工作14年,个案经验约4000小时。擅长婚姻家庭问题的心理咨询;抑郁症、焦虑症的心理治疗。 

 

张进:国外有大量研究表明,婚姻家庭关系与抑郁症有密切相关性。也就是说,有家庭关系困扰的人容易得抑郁症。在你的行医实践中,你能观察到相关现象吗?

 

潘霄:目前有大量证据足以证明,抑郁症与婚姻、家庭关系质量明确相关。如内华达州和密歇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对373对异性恋夫妇进行了长达16年的长期调查,发现夫妻之间的冲突对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都有影响,经常发生冲突的夫妻罹患抑郁症的可能性增高。Whisman等学者在2001年发现,抑郁症和婚姻不满意程度也呈显著正相关。

 

在我的行医经历中,也发现很多抑郁症患者的家庭关系或者婚姻关系是有问题的。一方面,婚姻家庭问题对当事人的情绪产生消极影响,导致其心情不好、受伤害和挫折感等,抑郁症因此发的;另一方面,抑郁症也会对婚姻家庭产生影响。患者情绪低落,对家庭生活没有兴趣,对家人也没有以往的感情,自己也不能胜任家庭职责,往往造成恶性循环。

 

用系统角度来看,婚姻家庭关系往往是导致抑郁症的原因,同时也是抑郁症造成的后果。举个例子:曾有一位女性抑郁症患者找我求助,她事业发展非常好,做到上市公司高层,但老公有了外遇,对她造成非常大的打击,导致患上抑郁症。她情绪很低落,不愿出门,失眠,不能做家务,整个人状态非常差,和老公不能沟通,特别容易发脾气,导致老公对她的不理解,关系进一步恶化。这些情况让她的抑郁症一直延迁不愈。

 

此外,产后抑郁症的发病,与婚姻家庭问题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张进:在你接诊的抑郁症患者中,都存在哪些婚姻家庭问题?

 

潘霄:全国民政部门曾公布过一组数据,我国平均每天有5000多个家庭解体,每分钟平均办理3个离婚手续。这样的数据说明了一个事实:中国的婚姻关系正在经历剧变。而反问自己:我们在婚姻中的每个人都做好应对剧变的准备了吗?恐怕答案让人唏嘘。

 

众所周知,负性生活事件对抑郁症发病起到了“导火索”的作用。婚姻家庭常遇到的负性应激事件可以分两类:一类是急性应激,另一类是慢性应激。急性应激事件包括丧偶、离婚、家庭成员的死亡、失恋、出轨、突然生病等;慢性应激事件包括夫妻感情不好、分居、与爱人父母冲突、性生活不满意、经济拮据等。此外,有研究发现,夫妻长期的经济地位差和婚姻质量低,也是导致抑郁复发的一个关键因素。

 

张进:家庭关系是如何造成抑郁症,或者为抑郁症推波助澜?其中的生物学和心理原理各有哪些?

 

潘霄:从家庭治疗的角度来看,抑郁症是家庭关系问题的一种“表达”。只要观察过抑郁症患者同家庭成员间的冲突,任何人都会了解抑郁同家庭之间存在复杂而强有力的关系。

 

人都是身心合一的。生物和基因在抑郁症发生和发展中扮演显著角色,抑郁症意味着大脑中的多巴胺(DA)、去甲肾上腺素(NE)、5-羟色胺(5-HT)等单胺类神经递质的浓度改变,影响心理和认知;同时,心理层面的家庭关系影响也会反应到生理层面。家庭能够影响抑郁症的发病和病程,家庭成员对待抑郁症患者的方式不但影响每个成员的生活,也影响作为一个整体的家庭的存在。

 

张进:夫妻中,丈夫一方和妻子一方得了抑郁症,在症状表现方面会有什么不同?

 

潘霄:一项1997年发表在《心理学》期刊上经典研究显示,对于女性来说,通常都是婚姻问题在先,抑郁在后;而对男性来说,可能是先罹患抑郁症,进而导致婚姻问题。

 

统计数据显示,罹患抑郁症的女性要比男性数量多得多。根据美国全国性调查显示,在美国18岁以上的人群中,有8.2%的女性在过去一年中至少有过一段抑郁时期,而男性为4.8%。

 

女性罹患抑郁症时,通常会将抑郁症状内化,集中表现为情绪性的症状,如自我否定、自责。

 

另一方面,女性会习惯性地用反刍的思维方式来应对负性事件。反刍思维是在经历负性事件后,个体对事件、自身消极情绪状态及其可能产生的原因和后果进行反复、被动的思考。反刍思维作为一种认知,对情绪也有重要的影响。

 

男性则会外化抑郁症状,他们通常不会流露出伤感,或者跟人述说悲伤,但会变得易怒和暴躁。男性会有一种自我期许,认为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而患抑郁症在是无能的表现。同时,男性还存在独立解决问题的自我期许。

 

对于女性来说,抑郁是一种需要寻求帮助的信号;对于男性来说,这种信号意味着自己的失败,陷入挫败感。这种挫败感,恰也是抑郁症男性患者选择疏离人群或孤立自己的一个原因。这会给他的人际关系造成严重破坏,特别是配偶会很受伤,有被拒绝感。

 

张进:如果婚姻中的一方得了抑郁症,另一方应该怎么办?

 

潘霄:这个话题,让我想起了一部日本的电影《丈夫得了抑郁症》,这是一部讲述爱情的温馨电影,里面的主人公不幸患上了抑郁症,而他的妻子是如何帮助他走出来的呢?

这位妻子去体验丈夫每天上班的路线,和丈夫说:“电车这么挤,这么多年你可真能忍啊,从明天起就不用坐了。”丈夫说:“你真是这么想的吗?”。妻子说:“我是说真的,一直以来辛苦你了,老公好棒啊。”

 

这位妻子总是鼓励丈夫:“生病并不是什么令人羞耻的事,要说这个病教会我的事真的很多很多,其中一个就是,无论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是能够以最真实的生存着的自己而感到自豪和骄傲的,无论是因病疼而苦闷的人,还是在周围支持他们的人,他们的生活姿态本身,就应当是一件十分值得骄傲的事。”

 

除了上述那位妻子做的事情,我们还可以做的是:

 

告诉患者抑郁症是很常见的:告诉他,这并不是他的错,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出现这种状况。

 

注意说话措辞:不要指责他,因为患者心里已经够自责了。不要表现出你的担忧,因为这让会让患者觉得你认为患者缺乏独立应对的能力。

 

试探其轻生倾向:不要害怕询问抑郁症患者是否有过伤害自己的想法。

 

鼓励患者去做擅长的事:这可以增加一个人的掌控感与愉悦感。其中从事生理活动,会促进多巴胺的产生。参与社交活动,会促进体内荷尔蒙和催产素的分泌。

 

建议患者接受治疗:目前已经有很多种心理疗法通过改变人的行为方式成功治愈了抑郁症。其中包括认知行为疗法(帮助一个人改变患者的想法)和行为激活疗法(帮助患者更积极地融入日常生活)。药物治疗也很有效果。

 

表达你个人能力的限度:你需要意识到,你没必要成为抑郁症患者的发泄靶子,也不应是患者与外界联系的唯一对象。如果你感到自己也超负荷了,最好跟患者说清楚,例如“我很在乎你,我会一直陪着你,不过我需要你去接受治疗和更多人的帮助”;如果你的配偶罹患抑郁症,而且你感到很无助,你自己也可以考虑寻求心理治疗。医生能够帮助你更好地理解现在的处境,建议你如何更好地助配偶康复。

 

不要放弃:坚持下去,即使患者试图让你走开。伯伦斯坦博士说,通过治疗,抑郁症是能够康复的。

 

张进:据说抑郁症的婚姻家庭治疗非常有效,应该如何开展?

潘霄:我在诊治抑郁的工作过程中,逐渐对婚姻家庭产生了浓厚的情绪,于是去读了家庭和夫妻治疗的长期课程,接受了规范培训。同时,我在临床接诊方面也开始有所侧重,主要着力于诊治一些婚姻家庭方面的心理问题,效果也得到了患者的认可。

 

抑郁症的婚姻家庭治疗主要聚焦于不良婚姻家庭功能,主要目的是:当一种家庭模式形成并对家庭成员产生负面影响时,家庭治疗的目标就是对此模式采取有效方式予以消除,使家庭功能得以恢复。

 

首先分析一下夫妻关系。举个例子,我们可能觉得没有人会爱上监狱里的犯人,他们也很难找到对象结婚。但事实是,就是有一些女孩会找有犯罪经历的人做伴侣。怎么会这样?国外研究发现,这些女孩的家庭环境里多半有类似犯罪行为的父亲。因为小时候习惯了父母的相处模式以及我们自己和父母的相处模式,长大后,我们就是按照这个模式来找伴侣,因为我们学到的亲密关系就是这样的。

 

所以,我们在和喜欢的人相处的时候会有一种比较熟悉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可能是我们在重复自己和父亲或母亲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我们会无意识地去寻找和自己父母有一些共同特点的人做伴侣,在伴侣身上重复我们和父母间那种关系模式。这个在精神分析上叫强迫性重复。

 

此外就是分析亲子之间的关系。假如说自己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存在问题没有解决,一个人可能会把那种模式重复在自己和自己孩子的关系上。就是说,我们会从父母的身上无意识地学习到并且继承到他怎么样对待我们的方式,然后我们会用这些方式去对待我们自己的孩子。

 

什么情况下做家庭治疗合适呢?很多抑郁症患者来求助时,首先是看抑郁程度,再决定选择药物治疗还是心理治疗或是二者相结合;其次我们看是做个别治疗合适还是做家庭治疗恰当。如果说一个人,他有一定的心理领悟力,和原生家庭有较清楚的界限,那么就可以对他进行认知行为流派的个别治疗;如果他父母中一方或双方也有抑郁症,或者他父母关系长期冲突,或者他自己与家人有剧烈的矛盾和冲突,又或者他从小受到父母严苛的教育认为自己“不够好”,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对他做家庭治疗是有帮助的。

 

我们做家庭治疗不但改善家庭互动,而且可以促进个体的心灵成长,还可以通过心理教育让他的家人更加支持他、理解他的状态,对他的康复就比较有帮助。

 

此外,有的患者家属觉得“是药三分毒”,觉得抑郁很严重的才需要用药,或者认为一用药就会变成疯子,又或者担心用药了就停不下来,这些完全都是不合理的担心。家庭治疗可以调整家属对药物治疗的不合理的看法。

 

张进:性在夫妻关系中具有重要地位,而抑郁症患者的性功能方面往往存在问题,那么夫妻如何恰当处理性问题?

 

潘霄:首先夫妻双方都要去坦诚沟通、真诚交流,不要回避性这个话题。

 

其次,夫妻双方要去破除性无知和误解,双方都要理解:抑郁状态下的性功能的问题与夫妻感情无关,与器官功能也无关,抑郁症状与性功能障碍及对性活动的不满意度具有很强的相关性。抑郁可降低患者对性的兴趣及满意度,这一点在年轻患者中似乎尤为突出。相比之下,抑郁对性功能的影响或许更为广泛和深远,对性应答的所有方面均具有破坏作用,包括获得及维持阴茎勃起,获得足够的阴道湿润,以及射精或高潮。

 

此外,夫妻都要知道:大部分抗抑郁药可能对性功能造成种种影响。所以必要时,可以咨询专科医生的处理建议。

(原载“渡过”公众号)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