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生命之河从我眼前流过(摄影集萃1)

生命之河从我眼前流过(摄影集萃1)

2014年财新春节晚会上,我抽奖抽到一台三星手机,开始练习拍照。4年来,相机换了三台,摄影技术精进,攒了大量图片,才能够办“渡过”公号(要不然公号的图片会是一笔很大花费的)。
 
回过头看,除了办公号,摄影对我最大的好处,是唤起了我对生活的热爱。好照片是不会无缘无故降落到相机中的。自从爱上摄影,四年来我走了许多路;当翻阅照片,我看到生命之河从我的眼前流过。于是,我与世界、与内心实现沟通,收获了理解与感动。
 
这大概就是摄影于我的意义吧。
 
今天,我把四年来拍的照片,做几组辑录,作为一个阶段性的回顾。
 
☆  一组带有“渡过”意味的照片
 
2015年春,吉林省,吉林市,乌拉街镇,韩屯。
 
松花江岸,一个布满雾凇的早晨,一艘搁浅的渡船,一个背着行囊的旅人。如诗如梦的画面,催促我按下快门。这幅图片,后来成了《渡过》一书的象征性配图。
 
2015月10日,巴西,里约热内卢,科科瓦多山顶的救世基督像。
 
为了拍这张照片,我花了220美元,坐直升飞机在天上兜了一圈。当时很心疼,现在觉得非常值。因为只有在天上,才能拍到这样的角度。而此情此景,此生已不可再了。当晚我发了一条朋友圈,内容如下:
 
“我自知没有宗教禀赋,也从未想过去培养,可是,今天,当我在科科瓦多山顶看到救世基督像时,我还是毫无准备地被震撼了。雕像立于海天之间,高38米,两臂长23米,俯瞰着浩渺的大西洋,注视着熙熙攘攘的尘世芸芸众生。那平静的面庞,眼神中的悲悯,让我瞠目结舌,无可抵御。一瞬间,我甚至对刚刚结识的里约热内卢,产生了喜爱和温情。它不再陌生;它成了我的里约热内卢。 ”
2016年6月,北京,灵山之巅,相互扶持的旅人。

2016年7月,菲律宾棉兰老岛,一个不知名的海滨。天气阴沉,海天一色,波涛汹涌。我看到一个小舢板,在海面上艰难划行,向两艘大船靠近。一种说不清的心绪在内心滚涌,我拍下这张照片。
2017年4月,我在鄂西境内旅行。本打算去巴东县,等下了火车,才知道这个高铁站离巴东县城还有几十多公里,而邓玉娇案所在地野三关镇就在附近。
 
想当年,我曾派记者报道过邓玉娇案。那是一段难忘的记忆,记者历尽艰险,我自己并没来过。于是我改变路线,斥资500元,包车去野三关。途中路遇横跨在群山间的泗渡河大桥,叹为观止,拍下这张照片。
 
后来,在一篇介绍“渡过”社群的文章中,我配发了这张照片。一位读者点评说:“张老师给每篇文章配的图片都很有深意。浓重云雾中,仍要坚持向自己传递积极信号,云雾终会消散,而幸福的电流终将再次被我们感知。”
 
受此激励,这张照片我后来用过多次。我觉得它比较好地象征了“渡过”的内涵。为此我常被认出这张照片的读者嘲笑:“这又是你那张斥资500元拍的照片吧?”

2017年4月底,为采访滹沱河污染事件,我沿滹沱河一路探访。行至河北省无极县,日落时分,我见一农人荷锄归来,远远拍下他的剪影。

2017年7月,菲律宾苏禄岛的海滨。落日下,整个大海被照耀得像燃烧的火。我看到远方天际线下,两艘船和海平面形成了一个绝妙的构图,亦动亦静,美轮美奂。
 
“啊,你真美啊,请停留一下!” 浮士德生命最后时刻的话,是我那时的心声。

2017年7月,菲律宾苏禄岛。
 
一对恋人,一叶扁舟,在大海上飘摇。当时我在一艘大船上,居高临下看着他们。不知为什么,我内心涌过一丝伤感,信手拍下这张照片。

2017年11月,京西群山中,一条无名的铁路伸向远方。天地空旷,空气凝滞不动。
 
20多年前,我曾经在京西煤矿劳动一年。我在铁轨中间伫立了很久。走下路基时,回首按下快门。

“渡过”(zhangjinzaibeijing)微信公众号图片除注明外皆由张进所摄。文字、图片版权均为作者和公号所有,未经同意禁止商业应用。“渡过”公号投稿信箱:zhangjinduguo@163.com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