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东非纪行

东非纪行

11月4日至15日,我应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之邀,为他们的一个中非合作课题组拍照片、编文稿,得以有东非之行(肯尼亚、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

走马观花,录得一鳞半爪。

(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野生动物园

内罗毕国家公园是世界上唯一建在首都的天然野生动物园,离市中心只有8公里。相对于塞马拉、安博塞利等其他动物保护区,内罗毕国家公园面积不大,只有120平方公里左右。不过对于只有几个小时游览时间的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这是我第一次去野生动物园。在北京逛动物园,是动物在笼子里;而在这里,是人在笼子里(敞篷车),动物在外面溜达。

公园内地形复杂,地势起伏。山脉、谷底、河流、瀑布、湿地一应俱全,栖息着100种哺乳动物,以及400多种鸟类。现在不是动物大迁徙季节,园内不算热闹,但还是有很多动物出没。据说除了大象,这个公园里什么动物都有。

我驱车在园中转了一大圈,拍到了狮子、犀牛、野牛、羚羊、斑马、河马、长颈鹿等。奇妙的是,在野生动物的背景下,我还拍到了内罗毕的城市天际线。

       

 

(二)坦桑尼亚,桑给巴尔岛

桑给巴尔(Zanzibar,又译占吉巴)是坦桑尼亚东部一个小岛,镶嵌在浩瀚的印度洋上。在阿拉伯语中,“桑给巴尔”的意思是“黑人海岸”,岛上融汇着非洲传统黑人文化、伊斯兰文化及印度文化。

桑给巴尔的石头城,完好保留着古代的城镇建筑物及其优美的城镇风光。城中还有许多精美的建筑物,非洲、阿拉伯、印度和欧洲等地区的各种不同文化,在这里有机地融合在一起,持续发展长达1000年之久。

桑给巴尔岛首府石头城,曾是阿曼苏丹的宫廷,建于1883年。小城有15万居民,其中95%信奉穆斯林,5%信奉基督。城市规划设计博采众长,有阿拉伯、印度、欧洲、非洲等不同风格的建筑。围绕着石头城走上一两个小时,两千年的历史遗迹尽收眼底。

桑给巴尔岛除了古城,还有美丽的岛屿和海滩。砾石上长着各种苔与草,延伸入海;海水是南半球特有的蓝绿色,水草和石头分成了几层不同的颜色,令人目眩神迷。薄暮晨昏,海面上千帆竞发的景象,蔚为壮观,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三)坦赞铁路

这次东非之行,一个调研重点是坦赞铁路,它是中非合作的先声。

1964年,坦桑尼亚和赞比亚相继主权独立后,迫切需要经济上的独立。1965年2月,坦桑尼亚总统尼雷尔访华,希望中国政府同意帮助修建一条由坦桑尼亚到赞比亚的铁路;1967年6月,赞比亚总统卡翁达访华时,与中国商定了修建坦赞铁路的相关事宜。

1970年10月,坦赞铁路动工兴建,1976年7月全线完成。坦赞铁路东起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西迄赞比亚中部的卡皮里姆波希,全长1860.5公里。沿线地形复杂,跨越高山、峡谷、湍急的河流、茂密的原始森林。沿线许多地区荒无人烟,野兽群居出没。全线工程浩大,技术复杂,施工条件异常困难。至建成通车,中国先后派遣工程技术人员近5.6万人次,有65人献出生命。

为了获得实地体验,我在坦赞铁路坦桑尼亚起点站达累斯萨拉姆总站上车,从车头到车尾穿梭来往,采访乘客,还沿线走访了几个村庄。

这些年,我在国内出行基本上都坐高铁,此次坦赞铁路全程都是绿皮车。汽笛长鸣,风尘滚滚,对我来说恍如一次穿越……

拍这张照片时,我正扒在坦赞列车最后一节车厢的后窗,俯瞰着夕阳下这个名叫Myakanga的小村庄。我看到一位妇女款款走来,跨越路基的时候,艳丽的衣衫在阳光映射下闪闪发亮。一种梦幻般的情愫促使我按下了快门。

(四)在路上

在整个东非期间,我们驱车经过城市、集镇、乡村,一路拍了以下照片。

(五)非洲的面孔

整个东非之行,我拍了很多人像。最打动我的,是他们的笑容,还有纯净的眼神。

(本文原载“渡过”公众号)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