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渡过:我的知与行》自序:知行合一

《渡过:我的知与行》自序:知行合一

这是一本独特的小书。既不是新闻,也不属于艺术,更不能归类为心理学。如果说有共同点,它们都是我“知行合一”人生追求的记录。
 
本书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一是我近30年记者生涯的追忆;二是八年来我在精神健康领域的思考和实践;三是摄影作品。
 
(一)
 
作家史铁生说过一句话:“万事万物,你若预测它的未来,会说它有无数种可能;可你若回过头去看它的以往,就会知道其实只有一条命定的路。”
 
时至今日,当我梳理“渡过”事业的来路,原本无神论的我,逐渐产生了一个感觉:八年来,我做的所有事情,都属于“命定”。
 
2011年底,抑郁不知不觉袭来。出于对未知世界的好奇,我一步步走上了研究和传播精神科学的漫漫长途。八年来,我先后做了几件事:出版了三本专著;创办了“渡过”公众号;建立了“渡过”网上社区;推出了“陪伴者计划”。自2018年,又逐渐从精神领域的知识传播阶段,进入到实际解决问题的阶段。
 
我曾自问:“渡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最早,“渡过”是一本书;而后成为一个公号;再往后是一个社群、一个电台、一个课堂,一个基地;而现在我认为,“渡过”最大的价值是一群人。
 
两年半来,“渡过”从无到有,渐成规模,最大的成就,不过是聚了一群人。这个群体三教九流,芸芸众生。有教师、公务员、医生、律师,有警察、记者、演员、企业主,有打零工的、卖保险的,有开茶馆的、做小生意的……大家因缘相遇,有共同理念,无身份之别;选贤与能,讲信修睦;取长补短,人尽其用。
 
“渡过”的发展,也从未事先设计,都是走完一步,下一步自然浮现;踩着节点,衔接紧密,顺应时势,如有天助。
 
何以至此?我想,无非是顺应了时代需求,“得道多助”;并同样归结于我刚刚提到的八个字——“知行合一,自渡渡人”。
 
比如,《渡过3》封面上,印着一行字:“行程万里,寻访抗郁勇者”。我在序言中写道:“这本身就是记者职责所在——记录。我给自己设定的第一任务是:基于对中国精神健康问题的理解,用我的寻访,为转型期中国精神健康事业发生的变化做一个记录,为时代留一份笔记。”
 
这也是本书定名为《我的知与行》的原因。
 
(二)
 
2014年7月20日,一个很偶然的机缘,我在自己的财新博客上涂抹了一段文字,记载了20多年前,我乘长途大巴辗转于云南和广西之间的一段经历。以此为契机,我断断续续写了一组文章,定名为“旧事新叙”。其中“旧事”,是我记者生涯中行走中国的往事;“新叙”,则是站在新的视角重新叙述。
 
我珍视自己的记者生涯。直到今天,当看到某个热点选题被密集报道、产生巨大社会影响时,我都会心生“不在现场”的遗憾和浩叹,“布被秋宵梦觉,眼前万里江山”。
 
回忆早年,我选择当记者,一个目的是想走南闯北。走不同的路,去不同的地方,见不同的人;大起大落,大喜大悲,身心投入,知行合一,这是记者职业对我的人生馈赠。
 
回过头看,当我50岁时在精神健康领域再创业,并不完全是另起炉灶。至少,30年记者生涯训练出的职业素养,是一以贯之的。也正因为此,在创办“渡过”公号时,我会不假思索地为公号确定了至今未变的宗旨——“知行合一,自渡渡人”。
 
基于这个考虑,我在本书中收入几篇“旧事新叙”。它是我人生和精神的写照。
 
(三)
 
最后说一说我的摄影。
 
2014年春,大病初愈的我,在财新春节晚会上,抽奖抽到一台高级手机,开始练习摄影。当时没有想到,这既成为我治愈的一部分,也成为“渡过”事业的一部分——因为攒了大量图片,我才能够办“渡过”公号,要不然购买图片会是一笔很大花费的。
 
回过头看,摄影对我最大的好处,是唤起了我对生活的热爱。好照片是不会无缘无故降临相机的。自从爱上摄影,四年来我走了许多路;当翻阅照片,我看到生命之河从我的眼前流过。于是,我与世界、与内心实现沟通,收获了理解与感动。
 
这又是另一个层面的“知行合一,自渡渡人”。
 
(四)
 
严格地说,本书不是一本著作,只是一个作品集。
 
最初,就是否出版这本书,我有一丝顾虑。我知道,我的很多想法,只是某一时空的碎片化聚合,还在不断发展和变化中,远未完善;但又想到,《渡过1》出版已经5年,这5年,精神健康领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对《渡过1》及时增补、完善,也是对读者的交待。
 
所以,我很愿意此时出版这本书,同时表达一个愿望:将来某一天,当“渡过”事业发扬光大时,我可以回归记者老本行,再去行走天下,采访、研究、写作,写一本真正的专著,为我所亲历的中国精神健康领域的发展变化,留下一份记录。
 
谨记,并以为序。
 
2019年7月16日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