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二舅”用自己的苦难与平凡,展现了一种不同的活法 || 渡过

“二舅”用自己的苦难与平凡,展现了一种不同的活法 || 渡过

文 / 瑞宽   

图 / 衣戈猜想(b站up主)

 

一  

 

“二舅”的故事全网刷屏的同时,触动了全社会某根敏感的神经。有人感动于二舅苦难中的坚守,也有人质疑up主“贩卖、美化苦难”。

 

在笔者看来,二者都能够讲出自己的道理:“感动”是启示人们如何在苦难中活下去;“质疑”则警示人们活下来后要怎样减少苦难,即使up主本人未必有“美化苦难”之意,作为视频的观看者,人们当然可以提醒他“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但无论如何,只要up主讲述的故事真实可信,我们就能够从“二舅”的活法中,汲取一些什么。

 

“二舅”的故事,概括起来就是:一位聪慧的农村少年,因庸医误治落下残疾,也就失去了通过高考跳出农门、改变命运的机会,却无师自通做了木匠,得以独立谋生,不仅奉养老母,还收养了村里的孤儿。此外他还热心给村民帮忙,修理各种家具、物件,还能自制二胡……就这样,他逐渐成了整个一家人,甚至全村庄的支柱。

 

“二舅”的人生,大抵如此,平淡如水。

 

在我看来,二舅的人生,底色仍然是悲剧,正如up主认为的那样,如果不是因为一系列的厄运,他完全可以选择更广阔的舞台,过上更为多彩的人生。

 

但实际上,二舅的人生真的就是没有意义,是虚度的吗?未必。我理解,二舅的人生,可能比起许多比他学历高、经历多、知识更丰富的人,更加充实。

 

至少,他有他的心灵归宿,那就是在他生活了一辈子的那个小山村,他能通过为村民们做一些事,而非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来获得内在的满足感。

 

如果我们对农村问题有所关注,就会知道,二舅的故事反映的农村老龄化、空心化、缺少精神生活……这些都是当今不容回避的现实挑战,直到今天,中国仍有将近一半人口生活在农村,我们能说,二舅的人生没有价值吗?

 

二  

 

反观我们自己,虽然比一辈子困守在农村的“二舅”,有更多的机会与视野,但是我们,可曾拥有这样的人生归属?

 

家庭,负责把我们养大,可是仅此而已,看看那些对“原生家庭”的抱怨吧;

 

到了上学,一次次的考试、排名,激烈的“内卷”竞争,让我们耗尽了精力;

 

工作了,可以把单位当成家、当成寄托吗?“996”、“007”、“酒桌文化”,围绕升职、加薪的各种勾心斗角……浇灭了不知多少曾对职场怀有希望的年轻人心中的热情。前不久,还出了个新闻:一位员工平白无故遭遇网暴,然后就被公司开除……

无论处于哪个阶段、处于哪个地方,我们都只把它们当作自己迈上更高平台的踏脚石,身边的人都是潜在的竞争对手。

 

这或许就是当今社会普遍面临的一个困境,也可能是目前精神健康问题越来越严重的一个原因。

 

我想,如果“二舅”有重新过一次人生的机会,不说没被庸医被治残,就算真的残疾了,也很可能会尽一切努力考出去。但无论如何,二舅的人生确实向我们展示了除了拼命地向上爬,另一种人生的状态——

 

不以占有更多财富、攫取更多权力名声为目标,而是活下当下、活在现实,感受到生活中每时每刻的快乐,寻找一个能够让自己获得归属感,安居乐业、乐于相处的所在。

 

这样,我们就能够做到敬业乐群;在此基础上, 才能够有力量、有底气,为自己,以及自己所归属的群体争取应有的权益。

 

相反,如果一个人,只想着往上爬,那么他是绝对不会有这样的心意,甚至可能会反过来出卖那些敢于争取正当权益的朋友、同事。

 

或许二舅不够智慧,无法思考自己苦难的原因;也不够勇敢,不敢争取自己该得的,但正是因为二舅这样度过了自己的人生,那些质疑的人们,才得以拥有一个独特的视角,去审视我们的农村问题,去高谈阔论解决问题之道。

 

真正的悲剧,就是把价值的东西毁灭了给人看。二舅人生的悲剧底色,正源于从他身上能够看到的人性之美。无论up主制作这个视频的本意是什么,都不会影响这一点。

 

最后,祝福“二舅”能够安度晚年,阖家幸福。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