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我和双相的十几年:崩溃-转躁-稳定

我和双相的十几年:崩溃-转躁-稳定

文 / 望平凡    

图 / 张进

 

我今年29岁,曾确诊双相,现在经过治疗,可以正常工作。我分享自己的经历和心路历程,希望一些面临相似困扰的朋友们,能够从中获得一些帮助或者启示。

 

一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小孩,小的时候大人们都夸赞我“活泼、懂事”,我的学业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

但有一件事,给我童年的心底留下一层阴霾。那时我们家翻新房子,爸爸妈妈都起早贪黑地忙这忙那。结果有一次,妈妈做完事后回家做饭,做饭时间有点长,爸爸就急火攻心,动手打了妈妈。记得那是一个晚上,月光很亮,妈妈一个人在月光下,默默地哭泣着,我当时差不多才6岁,看到这一幕,我感到悲伤、恐惧,却无力,只能跑过去,抱着妈妈嚎头大哭。

这只是我的童年中很不起眼的一件小事,我爸经常家暴,我有时也会挨打,形成了有些敏感、脆弱的性格。

虽然如此,我依旧看似顺利地度过了小学、初中的时光,中考发挥不错,考上了全市排名前列的重点学校,可惜不够进重点班。高中的班级分三等,一等精英班,二等重点班,三等普通班,但即使是普通班学生,放到全县,也是最拔尖的一批了。

说来惭愧,我的叔叔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把我送到了精英班,当时我的分数虽然离重点班分数线只有一点,但离精英班足有30来分,我完全不敢想象能够跨过这个鸿沟。

我的叔叔也是从农村冲出来的,凭借一己之力,在大城市打下了属于自己一片天地,他对我有极高的期望值。我起初有些抗拒,觉得在精英班压力太大,可是反对无效。当时我就觉得非常无力,我连自己决定自己的人生的权利都没有,只能服从叔叔的安排。

我别无选择,只有拼命地学习,高一上学期,我逼着自己努力,为了证明自己不比任何人差,上厕所我都会背单词,吃饭的时候都争先恐后,学习占据了我的全部。就这样居然跟上了精英班的学习进度,成绩排在全班中等水平,只要能把这个水平保持到高考,很有希望考上一本。

但只有我自己才清楚,我的学习效率并不高,完全是依靠延长学习时间来维持名次,我感觉我的思维、反应,比同班同学都要慢了些,完全靠着不服输的想法,吊着口气。

到高一下学期,我的名次开始出现下滑。当时在我心目中,成绩的好坏近乎于决定我的生死,我很压抑,情绪低落,持续了整个学期。我很委屈,更恨天不公,我这么努力为什么成绩还会越差!我更恨我自己无能!我也不再和同学交流,放假回家只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终于,我在高二开学后不久,倒下了,整天失眠,更伴随着幻听,甚至有结束生命的冲动。

崩溃的导火索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注意到,班上有些女同学上课开始直勾勾地盯着我,但是我觉得这影响我的学习,她们这么看着我,我不能安心的听讲,成绩又要下降。我想用意志把注意力扳回来,可是收效甚微。我开始反击了,一有女同学看着我,我就会用凶恶的眼神回应她们,甚至在用笔狠狠地在课桌上拍打,可是依旧没有任何往好的方面走的趋势。

终于,在一节课上,我撑不住了,我把脸藏在课本的后面(怕被老师和其他同学看到),低声地哭了,我崩溃了!

 

二  

于是,我被迫休学并去精神科就医,诊断结果是重度双相障碍。我很配合,每天都服用药物辅助,从未间断。

两个月后,我的症状一度基本消失,于是开学后我回到了学校,重读高二,并继续服药以稳定病情。那段时间,我迷上了网络小说,通宵地看。虽然对别人会怎样很难说,但网络小说对我的康复确实有很大帮助,在读小说时,我感觉自己仿佛代入到了小说主角,感觉自己也和小说主角一样,光环加身,充满力量。

高中毕业后,我没有报名高考,而是参加了某高职院校的单独招生,并成功录取。大学生活很稳定,没有什么大起大落,除了上课,就是睡觉,也会玩电子游戏、打篮球,之后也很顺利地毕业、找到工作。

工作一年后,医生判断我已经稳定,就让我停药,可是没过多久,我忽然感觉能量极为充沛,仿佛是能量被压制了数年的能量,一下子迸发了,疯狂地买各种东西,在省里各个城市旅游,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无所畏惧。幸好叔叔注意到了我的异常,严令我到医院复查。

虽然最初有点抗拒,因为我当时还不知道躁狂发作的可怕,反而很享受这种状态,但我还是接受了叔叔的意见,看了当初就医的那个医生,果然是双相躁狂发作,只好继续服药,并加大药量。

这次复发的原因,我想,一方面是结束学生时代,开始工作,换了新的环境,有些兴奋过头;第二,我那时侯经常喝酒抽烟。

所幸,这次复发后,我至今没再有特别严重的波动,到去年年底,终于停药。

 

三  

这些年来,我也经历了很多,期间有过失恋,也经历了爷爷的去世,更经历了结婚、成家不久的大事。结婚的各种事情,基本上是我自己处理的,没有让亲戚操太多心。工作也还算顺利,前段时间还得到了单位的表扬。

最后来分享一些我对双相的一些体会和经验,希望能帮到一些人。

我觉得双相的病因有几个,第一是遗传因素,我的父母都是不太擅长控制情绪的人,这也影响了我;第二外在环境的影响,其中最重要的环境是家庭;第三自己的意志力。直接的诱因,可能是一场突发事件,也可能是环境长期、缓慢的影响,一点点地穿破人的承受力。

作为双相的亲历者,我的经验是,首先要增加对双相的了解,这样可以有更多的自信与勇气对抗疾病;其次,结合自己的体验、感受,自我调整,如果自己能把控得住,可以不用药,但如果无法把控,就一定要接受药物治疗。当然,究竟是否到了“已经无法把控”的程度,有时仅靠自己自难以判断,尤其是躁狂发作时,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他人的意见会对你有所帮助。我很感谢当时我叔叔的提醒。

如今,我已与双相已经战斗十多年了,可能一辈子都要与它战斗,不过现在我认为,在没有特别大的突发事件下,我能基本控制好自己。

关怀自己的同时,我也想用自己的能量,去帮助那些跟我经历相似的人们,我相信自己比一般人更懂得他们的痛苦,更理解他们的难处。

加油!努力!

 



推荐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