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看到孩子尝试自杀,父母可以做什么?

看到孩子尝试自杀,父母可以做什么?

文 / 萤火(渡过咨询师、辅导员,渡过父母学堂主编)

 

做危机干预时,通常了解到想自杀孩子的情况后,就会拨打父母的电话。大多数父母听到孩子自杀的消息后会沉默几秒钟,随后从胸腔中长长吐出一口气。我对那一声长长的叹气声印象深刻,像是一把锤子砸到心上,是沉重的闷响。

那一刻我感受到的是无奈和心痛。更复杂一点的情况,家长突然接到来自老师、护士、甚至自杀热线接线员的电话,告知父母,孩子想要自杀,需要父母帮助。

在中国,对青少年的自杀干预中,监护人是首要联系对象。从社会支持的角度上讲,父母会是青少年最大的支持力量,在危机时刻能够唤醒孩子对世界的连接与留恋;从责任角度来看,无论是学校还是医院,都希望父母能到场。

大家都将父母看作是拯救孩子的最后一根稻草,但面对想自杀或是自杀未遂的孩子,没有哪个父母能拍胸脯保证一定能解决,很多父母只能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渡过父母学堂早前出过一篇文章《孩子对家长说想自杀,家长可以怎么应对?》,从自杀预防的角度为家长提供了思路。今天将为家长们分享,当孩子尝试自杀后,父母可以做点儿什么。

 

01、自杀现场寻求专业支持

如果孩子已经服用大量药物(安眠药或其他精神类药物),询问服药的大致时间与药物量,拨打急救热线询问处理方法,并及时送往最近的医院洗胃。

如果孩子采取割腕方式,迅速将无菌棉垫或消毒纱布多层压迫止血,或加压包扎伤口,拨打急救热线询问处理方法,按照医生指示进行处理。如果您到达现场,发现孩子还未实施,但在纠结和尝试自杀处在危险中时,可以尽快报警,请求帮助。

当把孩子从自杀边缘中拯救回来之后,请及时寻求专业援助,无论是精神科医生还是心理咨询师。自杀未遂的孩子正面临着心理状态不稳定,可能会陷入复杂的挣扎中,难以面对家人的关切,觉得自己再次给家庭添麻烦了等等。

此刻为孩子提供心理疏导也很重要,需要专业心理援助人员及时介入干预。另外,孩子如果尝试自杀,也反映了孩子状态可能需要进一步治疗。建议及时去精神科复查,如果可能,住院观察治疗能较好保障孩子生命安全。

有时孩子自杀急救后暂时无法服用原本的精神类药物,此时的身体状态需要监测。

 

02、陪伴接纳理解孩子的自杀行为

家长还很想了解孩子为什么要自杀?到底有什么事想不开的?给大家看一张图,从这个望远镜中,大家看到了什么?

父母学堂黑暗,幽暗的树林,夜晚,充满危险不安,自己好像被困在此处。

这张图类似于想要自杀时孩子眼中的世界,感觉无法逃离痛苦的生活,挣扎在危险之中,被困且无力反抗。想要自杀的人,就像是举着望远镜,从狭小的视野中凝望生活。他觉得自己真的这辈子就会这么痛苦了,自己绝无希望,而死亡是唯一的解决方法。

认知行为疗法中认为不合理思维可总结为三个词:绝对化要求,过分概括化,糟糕至极,这也是孩子选择自杀时的心理体验。

但如果就此去向孩子说“生活其实很美好”“你受的苦都不算什么”“你做了一件傻事”“为什么想不开呀”,孩子可能不会就此想开,反而会感受到家长对自己痛苦的否认与不理解,对父母感到生气。

孩子的认知也许不合理,但孩子对生活痛苦的体验需要得到理解和接纳。不要对孩子选择自杀的行为作出单一的判断和归因,让孩子作出自杀决定是生物、家庭、社会共同作用的结果。

产生自杀心理的动因有内部因素 (如个性脆弱、模仿心理、精神疾病等) 和外在因素 (如家庭矛盾、恋情、挫折和失败等) 。让孩子原谅自己自杀的选择,缓解孩子对家庭隐含的愧疚感,同时也提供陪伴与支持。

“我知道你肯定很痛苦,很难受才会作出这样的决定。在这之前,你肯定独自撑了很久很久,你实在是太累了。我明白你会觉得你的人生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你觉得离开才是减轻痛苦的唯一方式。孩子,我想告诉你,你会这样想是因为你生病了,人在生病的时候能思考的东西很少很少,你没有太多力气去对抗这样的负面想法,所以你会觉得自己无力反抗这些困境——但这都不是你的错。我很庆幸你此刻还活着,我们拥有了一次新的机会,这次不会是你一个人,有我们陪你一起。”

 

03、直面深渊如何陪伴想自杀的孩子

应不应该跟孩子提自杀话题?以何种方式提自杀话题更妥当?孩子拒绝聊自杀时要怎么做?我很希望能给出一份标准答案,但很可惜,因为每个家庭的亲子关系不同,所以很难有一种形式能够让所有家长满意而归。

我很喜欢费立鹏老师对自杀者的理解,费老师研究自杀已经近四十年,他说的一句话令我印象深刻:“自杀者将自杀看作是结束痛苦的一种方法,但总会找到其它更好的方法,你与自杀的人交流,不是想要告诉TA什么是最好的方法,而是相信TA自己可以找到这个方法”同时费立鹏老师还有一些建议给到大家:

  • 保持耐心,多倾听,少说话
  • 接纳不作评判
  • 不要给出劝告,不要感到有责任去找到一些解决办法
  • 不要害怕询问孩子是否考虑自杀,询问自杀并不会导致孩子自杀
  • 对孩子说实话,不要假装没事或假装愉快
  • 情感爆发或哭泣会使孩子的情感得到释放

图源:《一席:中国预防自杀现状》  

 

04、未雨绸缪预防再次自杀

自杀未遂是再次发生自杀的危险因素之一,限制自杀工具是自杀死亡的重要防控内容。

在对2019年湖北省10岁-24岁青少年自杀情况的调查报告中显示,青少年自杀死亡的首要方式为从高处跳下,尤其是10~14 岁年龄组,近一半青少年选择跳楼自杀;第 2 位为其他物质中毒,第 3~5 位分别为溺水、悬吊、杀虫剂中毒。随着年龄增长,选择从高处跳下的自杀死亡方式逐渐下降,其他自杀死亡方式的比例逐渐上升。图源:《2019年湖北省10~24岁青少年自杀死亡特征分析》

 

针对从高处跳下的自杀防控存在难度,可通过一些措施,包括为家中窗户安上安全网,对顶楼进行封闭限制等。留意孩子服用的药物,关注囤药藏药等状况。

国内的大多数研究显示,自杀行为的发生具有季节性特点,春、夏季为自杀高发季节,其中夏季更显著,而冬季为低发季节。而国内青少年自杀高峰期在春秋季开学前后一段时间。

而在每日时间上,既往有研究发现晚上22∶00至次日6∶00为自杀的高发时间段;急诊科接收自杀患者的高峰期也在傍晚及夜间;心理援助热线接听的自杀高危来电主要集中在11:25~00:20, 特别在16:00~0:00处于高峰。

从季节与时间上可以重点关注孩子的情绪变化等。还有一些可以预防监控措施可以参见之前的文章:孩子对家长说想自杀,家长可以怎么应对?  

 

05、理解接纳关照自己的身心健康

孩子尝试自杀被救回后,大部份的父母会放下身边的事情到医院陪伴和照顾, 而忽略自己的情绪和身体需求, 更忘记自己也是遭逢重大事件冲击的受害者。

父母最初会震惊和怀疑,随后体验到包括“紧张不安”、“担心害怕”、“无奈”及“心痛难过”的感受。当孩子发生自杀未遂行为时, 父母体验到紧张不安, 感到恐惧和压力, 因为他们害怕孩子可能会再次自杀;而当孩子历经反复自杀后, 父母会深感无奈、心痛、麻木, 甚至出现愤怒等负面想法。

父母的支持对孩子的治疗有重要作用,但同时其父母也承担了很大的压力。父母在照顾自杀未遂的孩子过程中会消耗自己的很多精力和财力,加上父母仍需要继续工作,要兼顾工作和照顾孩子,父母就会很容易出现心身疲倦。

父亲可能会出现隔离和逃避的心理状态,而母亲更容易以躯体症状来表达情绪,表现出失眠胃疼等状态。相对于父亲来说,母亲的生理和心理状况会更差。一些父母也会因为担心自杀突发状况陷入工作与家庭无法兼顾的适应困境。

当父母获得的外部支持较少或者不知道有哪些可用的支持时, 他们会感到“孤立”和“孤独”。特别是孩子自杀这件事父母会觉得难以向外界诉说,自杀行为带来的病耻感,会影响到社会交往, 一些家庭会感觉到标签化和边缘化,。

其实,对父母来说,也需要更多的社会支持, 包括理解和尊重。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