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我怎样面对秋冬季恶化的抑郁、失眠

我怎样面对秋冬季恶化的抑郁、失眠

文 / 柒    

图 / 张进

 

今年的寒潮似乎来得比往年早,这两天,阵阵北风横跨无数山河,把凛冽的秋意带到了大江南北,据说有的地方冷得仿佛初冬。

我15岁出现焦虑症状,后确诊抑郁,至今已有18年病史,期间一直未得彻底痊愈,每到秋冬季节症状尤其明显。到每年11月中旬前后,老家开始下雪的时候,我的失眠就越来越严重,要依靠安眠药才能入睡。

不知全国各地的病友们,是否也遭遇着相似的困扰。

这是一篇并未写完的文章,之所以说它“并未写完”,是因为自觉得对此了解尚未完全,有一些角度、疗愈的方式还有待尝试。希望本文透过这些年个人的所见所闻、所学,所经历的供大家分享与借鉴。

 

一  

一点觉察

事实上,十八年来我的病情起起伏伏,有几年,春夏我也不能保持良好的精神面貌时。然而,我依然能够感觉到,冬季睡眠节律混乱得更为严重,安眠药用量稍微减少,就特别容易导致病情复发。

大约在十多年前的某个冬天,那时已经高度依赖安眠药的我,到海南旅游,夏日一般的阳光和温暖,居然让我的睡眠一下子改善了,让我似乎察觉到我的病情变化与季节有关,但当时没有特别重视。

所以,我很不确定的是冬季失眠是后衍生出来的,还是从起初就有,而到近些年自己的状况改善而察觉出来的。

 

二 

若干抗郁经历

2012年春天,那时我的情况有所好转,我在一些熟人的建议下,尝试运动疗法,当时每天步行到一座山脚下,经过25-30min时间迅速爬到山顶,达到大汗淋漓,精疲力尽的运动强度,把六年的安眠药拿掉了。

可惜好景不长,彻底不吃药凌晨4点就会醒,不得不重新捡起来。

虽然如此,养成跑步的习惯以后,我的精神状态确实有整体的好转,在春夏秋季都能保持稳定的状态。

当冬天来临,我不得不加大运动量,穿着棉鞋、戴着护膝,步履沉重地踩在雪地上,顶着刺骨的北风,一条幽长的路途上孤独前奔,时而碰到路人也会被当成异种,避而远之……随着跑龄的增长,近些年来的运动量在8-10公里左右,最后有300米的加速跑+100米的冲刺。当然,只在偶尔状态好时才能够达到。

能够跑步还算是好的,最难的那次是在2019年2月份,我因小腿拉伤,无法运动,只能全靠药物撑着。除此之外,在雾天、下雪等天气,不方便出去的时候,也很难受。

幸好,培养出运动素质后,我确实对安眠药不那么依赖了。一天晚上,由于困倦,灯未关,药也没吃,躺在床上睡着了,翌日5点多醒来,才发觉不用安眠药也是可行的,哪怕已经吃了十几年。打那以后,每年冬天我都靠运动,药物,还有褪黑素维持,春天开始减药,最终都能成功。

2020年11月,我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南方避冬,那时出现了一些意外的生活事件,病情复发,不得不又吃了一段时间药,不过还好没有那么严重,几个月后就停药了。2021年秋,我又去了南方,这一次感觉更好,做几次不那么剧烈的运动,就能够不依靠安眠药入睡。

由此可见:改变大环境是对此症最显著、最快捷的解决办法。

 

三  

一些探索中的方法

听一些学中医的朋友讲,夜间,尤其是寒冷的冬夜,剧烈的运动是很伤阳气的,会使身体湿寒,可能更加剧病情。

于是我现在正在尝试一些新的方法。比如灯具治疗:北方冬天天亮得很晚,准备一个500W白炽灯,定时每天清晨4-6时,自动调节灯光亮度,尝试用光照来激活大脑自身的作息调节机制,摆脱对安眠药的依赖。

好消息是:近期状况已得到改善。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