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我遇到的三位心理医生

我遇到的三位心理医生

我写了《地狱归来》后,很多朋友给我留言说,除了吃药,还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

是的,心理治疗和药物治疗是并行不悖的。可是,在中国,碰到一个好的心理医生,比找到一个好的西医,更不容易。

5个月的病程中,我总共看过三位心理医生。兹录如下。

第一位:励志型

第一位是女士。她自称经常被跨国大公司请去做讲座。一副很职业的样子,彬彬有礼,坐得笔直,双膝并拢,两手交叉放在膝盖上。我一开口,她就拿出笔来在小本子上划(我很怀疑她其实并没记什么,因为那时我已经语不成句,根本没啥好记的)。

她先问了我简单的情况,然后自信地说:“如果你在一个月前找到我,现在病就好了,根本用不着去安定医院。”

接着,她开始给我讲道理:“人是万物之灵,和动物相比,人最不一样的就是有意志。疾病这东西,你硬它就软,你软它就硬。要靠意志战胜病魔。宝剑锋从磨砺出……”听到这里,我接茬说:“梅花香自苦寒来。”她一愣,顿了顿,颇有些扫兴地说:“对。”

接下来,我就没兴趣认真听了。因为她说的我都会。都是些鼓励的话,正面而宏大。我后来把她归类为“励志型”。 

第二位:“庸常的智慧”型

第二位是位男士。我称之为“庸常的智慧”型。他长得很智慧的样子,头发后梳,脑门大而亮,眼睛炯炯有神。

他开场先讲了个成功案例:某人,因为什么事情找到他;他如何劝慰,如何有效,对方如何感激涕零。然后,他拿出手机,翻出那个患者发的短信,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我面前让我看。

正式开谈,他先问我的情况,然后开始出谋划策。比如,谈到工作压力大、难度高,他说:“有两个办法,一是往上蹿一蹿,二是往下缩一缩。如果是年轻人,应该加强学习,提高自己,往上蹿;像你都40多了,学习能力已经不行了,那就往下缩。你可以向领导提出来,换一份轻的工作。我不相信你在单位就找不到一份轻活。打扫卫生总行吧?”

话毕,他又非常理解和同情地对我说:“当然了,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中国人就是能上不能下。可你现在没办法,总得面对现实啊。”

谈完后,他主动让我记下他的手机号,说:“再过一星期,你再来找我,向我汇报教给你的办法你做到没有。如果你能做到,慢慢就能好起来。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我频频点头,可是出门忘了保存他的手机号。自然也再没找过他。 

第三位:人格分析型

第三位,又是位女士。她是我见到的三位心理医生中最聪明和有智慧的。我称之为“人格分析型”。

她的态度有些倨傲,很有气场。体态庞大,衬衫被绷紧得一块一块的。她对我既不励志,也不按世俗的智慧进行指导,但能够从我叙述的片言只语中,敏锐地抓到我性格中的某些特点,拼出我既往生活的一些画面。其中有的对,有的接近,有的不对,但她自己有着完整逻辑。这个逻辑,应是弗洛伊德的心理分析学派。

不过,听着她分析,我想,我对我自己知道得更清楚。你分析得再对,只能证明你聪明,对我有什么用?我又不是来算命的。

当我对她的分析提出异议时,她说:“那是你的潜意识在那么做。”一说“潜意识”,我就理屈词穷了了。潜意识就是自己不知道的意识,我还能怎么说?

当我提到我在安定医院看病,每天吃很多药时,她充满同情地看着我说:“你吃什么药啊?你有什么病啊?”

她最后总结说:“你的抑郁,其实是你潜意识的自我选择。过去你受过很多伤害,就像你的胳膊被一小刀一小刀拉伤一样。现在,你是在用抑郁的方式总罢工,来对你周围曾经伤害过的人进行报复,让他们为你着急、痛苦。”

她还说:“我支持你,继续在这样的状态中多停留一段时间,想耍脾气就耍脾气。到自己想走出来时,你就走出来了。”

今天,我确实走出来了。不过,这绝不是我原来愿意停留在抑郁状态,现在想走出来就走出来的。 

心理分析师良莠不齐

其实,在国外,心理分析师也是良莠不齐。找到一个好的心理分析师同样很难。

这里摘引安德鲁·所罗门《忧郁》一书中写他寻找心理医生的过程,大家共赏之:

“找新的治疗师是件烦人又讨厌的事情,但在陷于重度忧郁之苦时才做这件事,结果会更糟。好的治疗师很难找到,我在六周内换了十一位治疗师。每换一位,我都要把自己的苦恼从头到尾讲一遍,讲到最后,好像我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有些治疗师看来满有智慧,有些则脾气古怪。一位女治疗师把所有家具都用保鲜膜包得紧紧的,以防止被她那群小狗破坏,她还一直请我吃放在塑料盒里,看似发霉的小鱼饼干。我离开时,一只小狗在我的皮鞋上撒尿。有位男治疗师给我的问诊室地址是错的(“哦?那是我以前的地址!”),还有一位说我没什么毛病,应该振作起来。有一位女治疗师说她从不相信情绪,而一位男治疗师则宣称他除了情绪什么都不相信。还有一位唯心论者;看病时一直在啃指甲的弗洛伊德信徒;荣格的信徒和自学成材的心理医生……有个男治疗师不停地打断我的话,说我跟他一模一样。有人在我拼命解释后,依然搞不清楚状况。

我最后选择了一位治疗师,这令我十分愉快,因为这位治疗师充满智慧,我在他身上看到人性的光辉。选他的理由是他既聪明又诚恳。由于之前有过治疗师打断心理分析,又在我需要药物时不准我吃药等经验,所以一开始,我仍保持着戒心,过了很久才完全信任他。他在混乱和危险的时刻仍保持冷静。平时他很风趣。最令我佩服的是,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且愿意向病人伸出援手。

之前我换了十位治疗师是值得的,不要找令你嫌恶的治疗师,不管他的医术有多好,只要你讨厌他,就不会有效果。如果你觉得自己比医生还聪明,并不一定是你错:拿到精神病学或心理学学位,并不代表这个人是天才。”

推荐 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