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业务交流】之一:编辑是干什么的?

【业务交流】之一:编辑是干什么的?

下午,王烁发了一条微博:“做了多年编辑,觉得编辑之要是给记者帮忙不添乱:为记者提供机制性的支持,为其分担压力,提供缓冲层;至于新闻业务上的协调指导,还在其次。这不仅适用于编辑,适用于新闻工作的全链条。”

我回了一条:“我认为编辑最重要的,是让记者心里踏实,让记者只要努力工作,就不用担心风险和不公平;其次,是给记者方向感,让记者知道全局,知道向哪个方向努力;再次,才是具体的采访指导;再再次,是具体的稿件修改等等。”

两条微博发出后,跟帖者众。王烁让我就“编辑是干什么的”写一写。遵嘱把我的那条微博分解如下。

(一)安全

记者从事的是高风险、高脑力、高体力的挑战性工作。最需要安全,需要心里踏实。这是他们能够全身心投入工作的前提。

提供安全,更多是采编管理层的任务。以本单位为例,从《财经》到财新,一以贯之的是人事关系的简单化。没有派别,不用站队。完全以实力、以稿件论英雄。

我记得,还在《财经》的时候,赵小剑对我说:“只要这期做封面,就可以昂首挺胸在办公室走路。”后来,一听到她在办公区“哈哈哈”地狂笑,我就想:“小剑这期又做封面了。”

这些年,很多其他媒体的记者加入财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就是财新内部没有人事斗争。这已成为我们的文化。

因为没有人事斗争,遇到报道风险,整个编辑部就能同心协力去处置。宁可让编辑承受压力,也不让记者受委屈。

我记得,多年前,王长勇一篇稿子,得罪了财政部,被揪住不放。上面非要他写一篇检查。我想,逼长勇写检查怪麻烦的,算了,我替他写一个得了。于是我就写了一篇检查,签上“王长勇”三个字交了上去。也没让长勇知道。

(二)公平

公平是非常具有杀伤力的东西。一个团队,没有公平,迟早要分崩离析。

如上所述,财新没有派别,人际关系简单,以能力论英雄。这是公平的前提。当然,绝对的公平不可能做到;但至少,如果你有能力,就不用担心被埋没,就会给你提供机会,让你写出好报道;你也会得到相应的奖励,包括薪酬等等。

以上是公司层面。在小组,公平同样重要。协调小组成员的关系,需要用心。每个人都想出人头地,而组内又需要合作。一个题目,派谁不派谁,让谁主打,让谁配合,最后如何署名,等等,要让大家都高兴,实属不易。

做到绝对公平不可能,但编辑心里一定要有公平,不能对下属有好恶。而且,这次委屈了某个记者,下次一定要记得弥补。要在一个长时间段里做到公平。

(三)方向

每个人都处在一个微观的世界。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向什么方向前行,是基本的需要。一般来说,由于所处位置不同,编辑总比记者方向感要强些。这时,就要给记者以指导,让记者知道他的长处和短处、优点和弱点,选择适合他前行的方向。

具体执行任务时,也是如此。

比如,我们经常进行很多记者参与的组合型报道。在给记者布置任务时,我从来不怕多说几句话。即不是只给记者布置具体任务,而会告诉他:你参加的这个大报道的总体目标是什么;现在拆解成几个小目标;除了你执行的这个任务,还有谁执行什么样的任务,你们的几个任务将如何策应,等等。记者了解了全局后,会说:“啊,我明白我要干什么了。”

这样布置任务,编辑确实要多费些口舌。但记者完成的任务会更到位。

(四)判断

正确的判断,是财新团队多年来制胜的法宝。判断不是孤立形成的。事实决定立场,立场决定判断,判断决定方向。

提供正确的判断,是财新编辑的任务。正确的判断是开放的,不是简单地以常识作判断依据,而是对主流意识保持永恒的批判性思考。不迎合,不盲从,不屈从。既不屈从于压力,也不屈从于舆论,还不屈从于内心追求成功的渴望。

重大的判断,由编辑部高层做出;具体的判断,部门编辑和记者们每天都在进行。我所在的综合组,每天都要网络报题,你来我往,一个邮件,要盖上好多层楼;每周小组的选题会上,大家也要争论不休。

讨论的无非是两个问题:一是某选题新闻价值大不大;二是这个新闻选题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在日复一日的讨论中,编辑和记者的判断都提高了。

(五)采访指导

这是记者和编辑互动的过程。记者在前线,掌握一线材料;编辑在后方,了解全局更多。而且,一般来说,编辑是从记者成长起来的,采访经验会更丰富。编辑也可以把自己的采访关系介绍给记者。

这方面,小段(宏庆)做的是很出色的。天知道他哪来那么多的关系,似乎全国各地、各个行业,他都能找到熟人,一五一十地交给记者。

(六)服务

记者出差在外,不是独打天下。很多琐事,需要后方支持。比如,填出差单、借钱、查航班车次、找资料、查地图,等等。这些活,只能编辑去做,是编辑的分内事。

旭东就是这样的。经常他凑过来,拿一个单子让我签,一看,又是他的记者的。以后,我一看旭东在那里填单子,我就知道:又有记者要出差了。他的记者,都很喜欢他。

(七)改稿

这是编辑最后的任务。其内容之复杂,需要专章论述。

这里只讨论一个问题:编辑是否应该替记者写稿?

咱们财新,也有两派。比如我们的常务副总经理张翔,也是编辑部出身,当年他统领南方站时,最喜欢替记者写稿。记者只负责拿料,然后由他来总成。

综合组,我看任波、宫靖,也是经常给记者大段大段地删改,有时还要加上许多新内容,非常之辛苦。

我自己,是很少替记者写稿的。一是出于懒惰;二是想到,总给记者写稿,不是个事。我的做法是写批注。用各种颜色,在记者稿件的字里行间,就方向、主题、结构、新闻事实等等,指出问题,让记者修改。有时记者几千字的稿件,我的批注要写到上千字。这样反复一两次,稿子就差不多了。再顺一顺,发稿。

(八)公共产品

写到这里,回看各个标题,不禁哑然失笑:安全、公平、方向、判断、服务……这些不就是经济学意义上的公共产品嘛!

是的,编辑是干什么的?编辑就是为记者提供这些公共产品的。

那么,新闻的监管部门呢?

我看更应如此!

推荐 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