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咨询笔记】之七:一位文学青年的来信

【咨询笔记】之七:一位文学青年的来信

 

这三年,我收到过难以统计的患者或家属的电邮,还有微博、微信、qq留言。有的寥寥数语,有的长篇大论;有的只说病情,有的还交流思想,直抒胸臆。

这封信,是其中“抒发胸臆”类有代表性的一封。来信者,如他自己所说,是一位典型的文学青年,有着与生俱来的人文情怀。他多愁善感,敏锐自尊,惯于学习,深思自省。他的病程,极具代表性;他对抑郁症的认识,已比较深入;他对命运的抗争,让我嗟叹;他的信中体现出的济世情怀和社会责任感,让我嗟叹。

征得本人同意,我把他的信略略编辑一下,做了些补充,呈现在这里,意在为抑郁症的疗治、也为我们这个时代,留一份真切的记录。

----------------

尊敬的张进老师:

 

您好!

因为近十年的焦虑、抑郁症状(可能还有强迫),上网找资料时有幸找到了您这儿。浏览了您的博客,五味杂陈、不胜唏嘘。既有对您文采、识见、成就以及作为一位有良知的媒体人担当情怀的敬佩,也有对您所从事的关注当代中国社会进程、推动当代中国社会变革,传播常识、心忧民瘼的新闻事业的一丝向往……

当然,更有对自己当年因为焦虑、抑郁而未能进一步深造的些许无奈。不然,今天,我或许已经在人大、北大或是社科院文学硕士甚至是博士毕业了吧,可以去实现自己的读书、学术梦想;或者,像您那样,去做一名有理想、有担当的新闻人……

 

发病缘起

 

说说我的大体情况吧。

您可以叫我小赵,80后,从小喜欢读书,尤爱文史哲,成绩一直名列前茅。2005年考入北京一所师范大学的中文专业。2009年考社科院文学研究所研究生失败,回老家当了老师,寄食谋生。出于兴趣,一边教书,一边持续读书。

状态好的时候,我会在课堂上突破教材藩篱,和学生们说文解字,聊聊汉字的源流、演变以及初创时的含义,给学生们讲解一些社会热点问题,培养他们的独立思想、自由精神,做一点汉娜·阿伦特所言的公民教育。在我看来,语文课其实大有可教,它应该是有情感的温度、思想的深度和生命的厚度的。但当今的中学语文课,多少老师在那儿照本宣科,生气全无……

题归正传,还是说说我的抑郁、焦虑的事儿吧。

事情要从我读高中时说起。十年前,班上转来一位男生,非常用功,考试成绩慢慢超过了我。因为天性中的完美主义、敏感、细腻、好胜、要强,不服气的我和他展开了超级恶性竞争。我们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并且公开化,我始终处于下风,感觉压力巨大,开始焦虑、自卑、自责、自罪。而班主任为了激发我们俩的斗志,故意安排我们坐在一起。多少年后回想起当年和他坐在一起时的焦虑、自卑,依然刻骨铭心。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兔子,在随时可能扑过来的老虎身边呆着,一呆就是两年。那么,这只兔子的精神、情绪还能正常吗?

就这样经过三年,我的性格全变了,紧张、自卑,总把别人当做假想敌。大学四年每天都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埋头读书,对他人充满了戒备。同时,由于读了鲁迅、尼采的书,整个人悲观、颓废,愤世嫉俗,还自以为深刻,呵呵。

直到大三着手考研时,才发现自己陷入空前的焦虑,根本无法投入学习。那时我高度近视,戴1200度的眼镜,这种焦虑投射到我对眼睛的担忧上,总担心自己会不会忽然瞎了。这种焦虑根本控制不住,以至于后来泛化到看任何东西,都会担忧自己的眼睛。我开始头闷、头痛、心慌、心悸、气短,注意力无法集中,健忘、说话困难、行为懒散。

 

艰难自救

 

在同学们的讶异中,我考研失利,痛彻心扉,彻夜难眠。没办法,卷铺盖回家吧,先活下去再说。

回到老家后,虽然焦虑、抑郁状态依然,但凭借多年所学,还是顺利通过考试,当上了老师。之后,由于焦虑、抑郁状态频繁间歇性发生,我把大量时间、精力花在了研究自己的情绪上,进行自我疗伤。通过几年的认知疗法、森田疗法、内观疗法等,我的思想认知、精神状况有了很大的改观,不再像原来那么悲观、偏激、愤世嫉俗。

没想到,更大的焦虑还在后面。2013年我找了一个女朋友,接触了一段时间,相互感觉不错。有一天,忽然脑子里蹦出一个念头:对方会不会是艾滋病携带者?由此,我开始了恐艾之旅,再一次陷入巨大的恐惧、焦虑、抑郁。严重时,甚至觉得全世界人人都是艾滋病。明知这样的念头荒唐,但就是控制不住。很自然地,恋爱告吹。我也进入到“状态正常——恐艾焦虑抑郁——状态正常”的循环之中。

接下来说说我的心理咨询和用药经过:

    虽然高中时种下了病根,到大三复习考研第一次出现焦虑抑郁(甚至强迫)等症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是生理性病变,需要吃药。从2009年到2013年间,我一直都在自学心理学,以及进行网络咨询:

12008年怀疑自己是强迫症,开始自学森田疗法。遵循“顺其自然,为所当为”的法则,带着对眼睛的担忧去用眼,逐渐脱敏。到2010年夏天,对高度近视的恐惧、担忧完全消失。

22011年接受湖南一位咨询师的远程咨询,为期半年,一周一次,花费近7000元。咨询师本身曾经是严重的神经症患者,后来通过自学儒释道传统文化痊愈。有一定效果,矫正了自己的偏激悲观、完美主义的一些认知观念。

32012年接受过重庆一位催眠师的催眠治疗,见效似乎不大,后中途放弃。

42013年接受过北京一家业内知名的心理咨询公司的远程治疗,学习领悟“对神经症的接纳”,有一定效果,花费近6000元,为期半年。

520142月接受内观疗法的心理咨询,练习动中禅,通过觉知动作,保持活在当下的正念,看清引起焦虑恐惧的强迫念头的本质。中途有中断,现又在练习,感觉效果不错。

咨询感受:如果是抑郁症患者,吃药应该可以彻底好转。但像我这样的抑郁、焦虑、强迫症状共存者,在吃药的同时,必须进行心理治疗。我曾经有一段时间,吃药效果非常好,后来药物忽然失效,恐艾强迫观念来了,重新陷入巨大的焦虑、恐惧状态。所以,对于焦虑症、强迫症等神经症,必须结合心理治疗,心理治疗才是治本之策。

用药经过:

1.到了2013年,发现反反复复发作终究不是办法,开始考虑吃药。8月份去北大六院看病,那些天我的精神状态正好不错,所以心理检测结果显示“无焦虑、抑郁状态”。大夫给我开了舍曲林,回家之后,服药不规律,断断续续吃了一个月,感觉不见效,就停服了。

2. 201310月,电话咨询北京回龙观医院一位大夫,他建议我服用盐酸帕罗西汀,可惜我服用不久又停服了。

3.  20144月,通过好大夫网站电话咨询了南方医科大学珠江医院一位大夫,给我开了度洛西汀及一些辅助用药。刚开始吃非常管用,整个人在一周之内恢复到正常状态,真是几年来从没有感觉过的轻松。吃到大概一个月后,可能潜意识里对药物副作用的担心,我开始故意漏服,大概又过了两个月,有一天状态忽然不行了。后来又换成黛力新、文拉法辛,效果都不明显。

 

疑惑待解

 

以上就是我这十年来一直到今天的情绪状态和咨询、用药过程,我的疑问如下:

1.依您的经验,我是抑郁症?焦虑症?还是强迫症?还是双相情感障碍中的轻躁狂呢?我这些年,状态时好时坏。发作时候就是以上症状,通过认知疗法想通一些问题后,情绪状态会好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我是很自信的,感觉自己在人群中交往很大方得体,很愿意和别人交往,做什么事情也得心应手,有积极性主动性,但也感觉没有过分之处。

状态好的时候,大脑里想法很多,时不时会想到很多各种幽默的点子、笑话,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思维奔逸;我原本的性格虽然不是活蹦乱跳阳光外向,但感觉也不是特别内向自闭。虽然比较慢热,和哥们儿兄弟们在一起也能放得开;但或许哪一天,一个焦虑的念头忽然从脑子里蹦出来,可能又陷入焦虑抑郁状态之中。

综上,我不知道这是单项抑郁症还是双相轻躁狂?单项抑郁不经吃药,会一直间歇性好转又发作吗?

2.不管哪一种情况,我已经不算第一次发作了吧?十年之中,状态老是好一段差一段,尤其出现症状的近五年来,经历过无数次焦虑抑郁状态的发作,头痛心慌注意力无法集中等,搞得自己生不如死,N多次想不如死了算了。当然,只是想想而已,从未实施过。经过森田疗法、认知疗法、内观动中禅修习等,熬一段时间就过去了,情绪又会哪一天忽然好起来。

也正是因此,加上对药物副作用的恐惧,一直没有及早吃药治疗,直到现在才认识到药物治疗的重要性。现在吃药,我估计需要终身服药了吧?

3.现在回头看,我之前吃药太不规律了,难怪控制住又复发。像起初吃的帕罗西汀和舍曲林,一天一片,吃了一个月,我想应该都没做到足量足疗程。后来奥思平非常管用,但只规律服药一个月,就断了,想起来两三天才吃一次,这可能是导致后来复发的重要原因。

再后来,吃奥思平忽然不管用了,我想可能还是剂量和疗程的问题,太心急了。

4.说说我的个性,典型的文人性格,从读书到工作,一直是众人眼里的才子。具体表现为内心敏感、细腻,有些追求完美;思考问题特别容易深入,慢热;做事情谨慎、稳重、崇尚脑力劳动,经常思考生活的意义;对生活中的集体聚会、吃喝玩乐不是特别热衷,最理想的生活是做一个经济独立、自由思想的读书人。

如果不是因为性格基础造成的抑郁、焦虑,其实我还是蛮喜欢自己的性格的。我这样的性格,应该是遗传自我妈,她就是一个对文字特别有感觉,又极度追求完美的超级完美主义者。个性谨小慎微,每次出门锁门都要锁好几次,其实早已经锁好了。只不过她生活中没有遇到什么突发事件,所以没有发展到焦虑、抑郁。

张老师,看您的博客,您在自己康复之后开始对抑郁症群体的关注,对抑郁症知识的普及,以及对抑郁症网友的帮助,体现了一个有责任感的知识分子超越性的社会关怀。确实,在剧烈转型的当代中国,抑郁症是一种时代病,疾病背后隐喻的一系列社会问题都引人深思。对此,长于思考、心怀家国的知识分子无法做到无动于衷,正如您博客中引用的鲁迅那句话,“无尽的远方和无穷的人们,都与我有关”。

写得很长了,辛苦您拨冗回复,并向您的情怀、坚守(呵呵,是否说得有点儿悲壮,都是大词),一并表示真挚的敬意和感谢!

                               

 我的回复如下:

 

小赵,来信收悉。感谢你对我的信任。

    我觉得你对抑郁症等的认识已经比较专业了。我基本同意你的判断:你的病,抑郁、焦虑、强迫、双相的迹象都有。双相不太明显,但可能是软双相。有最新研究表明,20岁以下抑郁发作的患者,很大可能就是双相。

    至于复发,你也说的对,很可能已经经历了二次以上的复发。原因,也如你说,可能和治疗不彻底、服药没有足量足疗程有关。

下一步,我建议你正规、系统治疗。到一个比较好的医院,找比较专业的医生,从头开始,坚持不懈。会有效果的。

最重要的是保持信心!

祝你好运!并祝你能实现你的人文理想!

张进2015年3月3日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