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成都49中坠楼事件:孩子何以走到这一步?|| 渡过

成都49中坠楼事件:孩子何以走到这一步?|| 渡过

 
文 / 香枝  瑞宽  萤火
 
 
01  
 
今天凌晨,新华社报道发出后,备受关注的成都中学生坠亡的事件,终于有了比较详细的交待。
 
根据警方通报:当天下午7时8分,悲剧发生约半个小时,警方接到报警。现场勘察结果表明,学生小林遗体附近有一把美工刀;在坠楼点上方窗台、栏杆找到学生的鞋印与指纹。又根据尸检结果,确认学生死于坠楼。
 
在学生坠楼前,监控录像拍摄到学生用那把美工刀自伤的情景,能看到显著伤口,学生有垂头、摇脑等动作,似乎情绪低落。
 
新华社记者采访了小林的家属,试图探寻学生走向绝路的原因。
 
小林的母亲告诉记者,小林的成绩一向优秀,在此前约一周,他考试成绩不理想,但能冷静地分析原因,并宽慰母亲不要紧张,情绪一直不错。随后妈妈对小林说:我会相信你的,不会给你什么压力。
 
出事当天,小林和妈妈还讨论暑假去哪里旅游;离家去学校前,笑着和妈妈说“再见”,始终未见异常,这与小林妈妈先前微博上的说法一致。
 
而根据警方调查,小林在学校没有遇到什么人际矛盾,未遭受辱骂、侵害。学校组织的心理测评也显示其“状态良好”。
 
然而,当警方调取小林生前使用手机时,却在QQ聊天记录中看见“一跃解千愁”字样。在悲剧前几天的QQ聊天记录中,也能看出其“自我否定、多虑”的倾向。一些同学表示,小林的性格“偏于内向”。
 
根据前几天的网上爆料,小林走上绝路可能与个人感情有关。警方在小林随身物品中找到他写给女生的纸条,上面有“每周哭三次,上过天台,割过腕”等字样。
 
 
02  
 
根据现有信息,还可以看出其他问题的端倪。
 
49中校方提供的消息显示:小林是住校生,显然这不利于家长及时掌握孩子的情状:小林和同学交往中暴露出的严重问题,家长并不知情。根据最新研究成果,抑郁症患者中的一部分是“微笑型抑郁”。他们社交良好,性格活泼,然而内心却极为痛苦压抑。 
 
感情问题可能是压垮小林的最后一根稻草。诸多报道显示,不少学校为了保证学生的成绩,对学生恋爱讳莫如深,甚至采取严防死守策略,未能正确引导。而高中生恋爱是生理心理规律决定的,严防死守不能消灭恋爱冲动,反而会让学生无法正确处理感情,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官方通报中称:成都49中学在学生心理关爱方面存在薄弱环节。其实这个问题并不限于成都49中,而是当今中国的普遍现象。
 
近年来,中国中小学生心理问题呈上升趋势,类似自杀、自残现象时有发生。49中的这起悲剧,正是中国青少年心理健康严峻态势的缩影。
 
根据2020年中国国民心理健康蓝皮书的调查结果,目前中国有24.6%青少年存在抑郁症状,其中7.4%是重度抑郁;18-24岁组的年龄段的心理健康问题,比24岁以上各年龄组更严重。高中生年纪尚轻,心理成长尚未完成,可以想象其心理问题的严重性。
 
除此之外,抑郁症存在较为严重的病耻感。高中生面对沉重的课业压力及竞争性人际关系,病耻感更加严重,其心理健康问题极为隐蔽,进一步加剧了他们的痛苦,最终导致有的孩子走上了绝路。
 
 
03  
 
作为一个专注于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平台,渡过近年来的实践,也验证了上述社会现象和相关判断。
 
近三年来,渡过开设了16期线下亲子营、8期线上青少年营,以及其他线上线下课程,参与活动的青少年家庭有上千家。根据对这些家庭的统计,参与渡过活动的青少年患者以双相和抑郁为主,抑郁占比40%,双相占比36%。
 
其他疾病还有强迫、焦虑、人格障碍、阿斯伯格综合症等等。更为触目惊心的是,最近到渡过寻求支持的青少年越来越低龄化:14-18岁年龄段占比63%,12岁以下者为数不少,最小年龄仅7岁。
 
从家长反馈看,青少年患病直接、典型的诱发因素是学业压力和人际关系。根据渡过的观察,很多青少年在抑郁早期,未能被准确识别而得到及时治疗。孩子此前的种种迹象,往往都被视为青春期叛逆。这些迹象包括:
 
不想上学,不能按时完成作业
早上起床困难
烦躁和躁动不安
经常抱怨身体不适或疼痛
情绪低落,悲伤,绝望,自我怀疑和否定
兴趣丧失,甚至排斥曾经喜欢的活动
容易哭泣或时常哭泣
易激惹、愤怒或有敌意
注意力难以集中
疲倦,容易累,思维行为迟缓,被动消极
与家人、朋友交流减少,回避社交
 
大家都知道,心理障碍是“生物-心理-社会”多重因素的结果,而对于青少年来说,社会因素是主因,家庭、学校和社会环境,是引发近来青少年抑郁高发的主要因素。
 
中国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变局”。剧烈的社会变动、快速的生活节奏、互联网与信息爆炸,造成弥漫于全社会的生存焦虑,一层层传递,最终集中到青少年身上,使得他们不幸成为整个社会转型及阶层变迁的痛苦的承担者。
 
在一次亲子对话中,一位因抑郁休学的青少年用“三重门”的比喻,描述其康复过程中所面临的困境:
 
第一重是家长的接纳与改变。这一点有些家长能到,但仍有很多家长无法理解;
 
第二重是自我激活和自救。每位孩子都有自救意识和向好的愿望,但常常没有方向和支持;
 
第三重是最难也最无力的。个体家庭因其渺小,无力改变社会和学校。很多孩子在艰难地闯过前两关后,在回归学校的环节屡屡败退。
 
面对这样的社会环境,我们看到了中国青少年心理障碍的复杂性。建设青少年心理健康体系,是需要全社会各个层面共同努力系统工程。
 
此次成都49中事件,为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的严峻性和紧迫性提供了一个最新的注脚。时不我待,从前期预防至后期救治,需要教育部门、学校、家庭、社区各个环节共同努力。
 
相关阅读:



推荐 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