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当生命走到了悬崖边——谈自杀干预

当生命走到了悬崖边——谈自杀干预

图 / 张进
 
抑郁症患者的一大风险是自杀。当一个生命走到悬崖边,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如何才能把他们拉回安全的区域?一个曾经在悬崖边徘徊的人,有什么样的感受?本期圆桌派,我们邀请有相关体验的三位嘉宾,一起讨论这个沉重的话题。
 
嘉宾介绍:
兰子:渡过资深陪伴者,家长4群、14群群主
青子:渡过群友 
因缘:渡过群友
 
 
兰子:
 
我是2017年加入渡过的,后来成为了陪伴者。在这三年多,陪伴了不少个案,在陪伴的过程中获得了很多的知识和经验。我经常会遇到自杀的求助者,我通过不同方式进行介入,不少获得了较好的结果。
 
 
青子:
 
在得抑郁症之前,我是没有听说过抑郁症的。在去年的九月份,我突然就开始陷入到这里面,茫然不知所措。
 
所幸在十二月份,我受了正规的治疗。一月份左右身体就调整过来了。最后在2021年新年时,我走出了这一段黑暗的过程。现在我的生活已经恢复到正常的轨道了。经历了三个月的低谷、深渊期。
 
我自己的感受是,在没有人帮助的时候会陷得很深,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了,会有很多不好的念头。在这期间,平时关系比较好的朋友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在发生这些事情时,朋友会陪伴我,我也是很感激。
 
当生命走到了悬崖边,我很感激我的朋友们。他们给予的陪伴、帮助,哪怕只是那么几句话,也是对我们非常有帮助的。就像重新回到了人间。
 
 
因缘:
 
我妹妹是在2019年跳楼自杀的,我亲身经历了她的病情加重,直到最后的整个过程。她的自杀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冲击。直到最近半年,我才走出了这个阴影和悲痛。
 
妹妹的抑郁症病程时间很长,她上高中时,就常说自己压力很大,可是我从没有想着帮她排解。后来发现她的情绪不稳定,爱哭。爸爸就觉得她作、闹人,每次都打她。后来妹妹就严重了,出现了幻觉,出现木僵状态,说自己可能得了抑郁症,但是父母不相信,说她是条件太好了,是想象出来的病。
 
因为吃药容易后瞌睡,所以爸爸私自把医生开的药都扔掉了。妹妹想上班,但是发现坚持不住。爸爸说她不争气,还在家里老闹。父亲还看不惯妹妹牛仔裤上的破洞,就把牛仔裤给剪掉。我知道爸爸这样对待妹妹会加重她的抑郁症,但是爸爸脾气古怪,根本劝不动。我就把妹妹接到我身边,她不适应,于是就又回到了那个像泥潭一样的家,挣扎不出来,反反复复。
 
在我的多次请求下,爸爸妈妈才勉强接受妹妹确实病了,才得以住院治疗。在老家的医院就诊时,还一度误诊为精神分裂症。做了好多次电休克治疗,我非常心疼她。
 
出院之后大概有半年的时间,妹妹请求父母给她找一份工作,当时我以为她已经好了。可是直到腊月的冬天,妹妹的病情又有反复,我说,等过了年再说吧。
 
可是春节过后,她的病情急转而下,一个星期不肯出房间,在房间里也不愿意动。有一天忽然把窗帘全部拉上,说姐,我怕,并看着窗外。我就带她跑步,她不去,后来房门也不出了。
 
有一天,我妹妹在家查一种毒药的价格,妹妹说太贵。爸爸说:“什么那么贵啊,比黄金还贵啊?”我很生气,我觉得妹妹生病了,父亲居然还关心物品的价格。
 
第二天妹妹坐立不安,我想给妹妹倒水。妹妹说,我现在不喝,晚上吃药的时候会喝水。我现在回想起来,这是她的求救信号,她故意说晚上吃药的时候喝水。
 
后来妹妹要用我的手机,拿着手机查一种农药,然后在把手机还我前把搜索记录删掉了,我的心非常难过。妹妹又说,明年春天打算干一些事情,我心想,她的心里有计划,就跟妈妈说,把妹妹看好,晚上又跟妈妈提了一遍。
 
第二天是我女儿的生日,我请家人出来吃饭。妹妹说,姐,我不用了,不想出去。挂了电话之后,妈妈打来电话,说妹妹从23楼跳下去了。
 
我在去的路上一直在哭,可是没有眼泪。妹妹盖上白布后,我爸爸黑着脸,骂我妹妹,我痛恨我爸爸的这种行为。我问我妈妈为什么没有看好妹妹,我爸就冲着我挥着拳头要赶我走。把妹妹火葬之后,我觉得天底下再也没有这么悲痛的事。
 
天忽然黑起来了。我在车上哭了一路,没有眼泪。
 
抑郁症,绝不是不是吃一点药就会好的,还要依靠家庭环境。我要学习心理学让自己不断地成长,让孩子健康快乐。一切的物质都代替不了心理健康的重要性。父母要懂得成长,这一点非常重要。
 
 
兰子:
 
家庭环境太重要了。如果没有好的家庭环境,是很容易把孩子推向生命边缘。
 
记得有一天,我吃完饭之后,看到一个孩子说想要轻生,我立马添加了他,我说我懂你特别难受,我知道你在煎熬,你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沉默了一会儿,我问,你和谁在一起?他说我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爸爸妈妈骂了我一整天,我说,你非常的不容易,我隔着屏幕抱你一会儿,好不好?我隔着屏幕,感觉到他在哭。我们聊了一会儿,他的情绪宣泄了一部分。
 
我又说,请你去吃砂锅粥,他说,我不想动,没有回应。我就等着,对他说,我已经坐在这里了,没关系的,你慢慢来。他说,我不去了。我说,你不过来没关系,你去汤粉店去吃一碗汤粉。过了五分钟他说他已经在吃了。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因为热的食物会给他带来能量的,走在悬崖边的脚步已经在慢慢往后退了,于是我们就在微信上聊,他就对我说,我舒服多了,我非常感谢您对我的陪伴。我现在可以回家了。
 
当你给孩子传递感应时,孩子能感应到的。给到孩子希望、支持,孩子会从悬崖边慢慢往后退的,要完全的接纳、理解孩子。
 
我听到无数的家长对我说孩子自残非常严重。我的儿子作为同龄人,我们会一起探讨当情感障碍来临时,应该怎么办。生活中有坚定的信念支撑着自己,还有就是要去更多的了解疾病的常识,去接纳、理解对方。
 
 
邹峰:
 
先去倾听,这时候千万不要去讲大道理,陪伴比任何事都要重要。
 
 
青子:
 
确实,对于抑郁症来说,任何的大道理,鸡汤,都不如实实在在的陪伴和理解,来得更实在。
 
我有一个姐姐给我讲了一个别人身残志坚的故事,她说:“别人这样都能活下去,你为什么活不下去呢?”我当时虽然很感激她,但是我并不需要这些东西,我只需要陪伴。当我的躯体症状开始消除后,就开始进行自我疗愈,自己需要什么,自己了解得最清楚。
 
 
邹峰:
 
有效陪伴的话题很大,我在这里向家长提一个点,很多抑郁症的孩子喜欢养猫,我们家长要向猫学习,静静地陪伴。猫不会说话,但是它会静静的陪伴你。它看你低落,就和你一起低落。
 
 
兰子:
 
我们陪伴孩子,向孩子传递一个坚定的信号:我们永远在你身边陪着你。我们不能自己慌乱,自己要稳住。
 
 
因缘:
 
抑郁是人精神中的感冒,把孩子抛到悬崖边的人可能是ta最亲近的人,把孩子从悬崖边挽回过来的人也是ta最亲近的人。
 
家长们要多多学习心理学、医学知识。假如孩子真正走到了悬崖边,父母能捕捉到这个信息很重要。父母要及时成长自己。孩子出问题了,可以多找几个大医院,多问问几个大夫,一定不要误诊。
 
 
青子:
 
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被温柔以待。
 
相关阅读: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