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2021亚洲教育论坛聚焦少年儿童抑郁防治,渡过创始人张进应邀发言

2021亚洲教育论坛聚焦少年儿童抑郁防治,渡过创始人张进应邀发言

2021年9月18日,“亚洲教育论坛:儿童友好理念下的少年儿童抑郁症防治圆桌会议”在成都圆满举办。
 
本次会议由北京永真公益基金会、深圳壹基金公益基金会、北京尚善公益基金会联合主办,成都市儿童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承办。政府相关部门、公益组织负责人,学术带头人,爱心企业家等出席会议并就“儿童友好理念下的儿童抑郁症防治行动”主题进行了交流讨论。
会前,北京永真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儿童友好社区建设规范》主笔周惟彦出席2021亚洲教育论坛年会新闻吹风会,并介绍分论坛相关情况。
今年,“儿童友好”第一次出现在国家“十四五”规划中,指出五年里将建设100座儿童友好城市。那么,如何建设本土化的儿童友好社区?
 
成都市武侯区簇桥街道锦城社区党委书记李鑫通过自己7年的社区工作经验,提出了“打造户外主题儿童友好空间、提供友好服务、和学校联动开展的一个行走的课堂、让孩子们走进社区,用孩子的智慧来建设社区”等建议,他表示,不管是儿童友好城市,还是儿童友好城镇、城区,最终必须落地到友好社区里面。
↑成都市武侯区簇桥街道锦城社区党委书记李鑫
 
成都市金牛区妇幼保健院党委书记安彩霞则从医院的角度分享了他们为“儿童友好城市”建设做的探索:比如,金牛区成立了未成年人一站式保护中心,实行24小时服务一站式解决方案;开展儿童早期发展教育,保障孩子健康并打造0-3岁托育行业规范。
 
妮妮环球食育发起人孟芊杉则从“食育教育”这个生活化的角度进行了分享。“我们通过打造一个专业的妮妮食育圈,从食物种植、加工,到如何烹饪、营养搭配,再到我们吃剩的食物怎样重新回到土地,让孩子们体验整个循环,帮助他们构建良好的生活认知。”据其介绍,目前成都市已建成全国第一家社区儿童食育教育中心。
 
当前,儿童抑郁症日益受到人们的关注。中科院发布的《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9-2020)》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青少年的抑郁检出率为24.6%,抑郁症已经成为中国青少年健康成长的巨大威胁。那么,青少年抑郁症患病率为何居高不下?
↑大儒心理创始人徐凯文
 
会上,著名青少年抑郁症防治专家、大儒心理创始人徐凯文这样解释:“青少年出现抑郁,不是一个简单的医疗问题。课业负担沉重、师生关系紧张、睡眠时间减少、原生家庭等问题都可能导致青少年抑郁。”他提出,当前的“双减”政策会对青少年抑郁症防治起到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如果家长的心态不变,社会心态还是焦虑的,一味要求孩子获得一个所谓的“成功”,那么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面对如此严峻态势,中国民间的力量一直在自动自发参与抑郁症防治工作。
↑北京尚善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毛爱珍
 
北京尚善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毛爱珍发表了主题为“构建抑郁症防治社会支持平台,促进民间抑郁联合行动”的讲话,她表示,尚善9年来一直在抗抑郁的探索中前行,与伙伴们联手进行抑郁症知识的普及宣传和开展各种公益活动。包括发起尚善传播奖、成立民间抗郁行动联盟、开展健心跑公益活动,并开发了尚善健心小程序,提供免费的心理咨询、陪伴倾诉、专家义诊等服务。
↑渡过平台创始人 张进
 
渡过平台创始人张进做了“关于渡过认知体系和解决方案”的演讲,介绍用十年疗愈抑郁的经验。
 
”渡过的工作,以患者为中心,以疾病为标榜,以治愈为目的。目前整个中国的两大系统,治疗系统和心理咨询系统都不能充分满足患者的需要,因此,我们渡过做的解决方案是什么?以我们所在的社区为基础,构建第三系统——社会治愈系统。从生物、心理与社会三个方面来解决问题,生物就是医疗,心理就是心理咨询,社会就是【抑路前行】活动等抗抑活动。“张进这样介绍渡过的宗旨。
 
张进认为,应对抑郁症,根本在自救,每个人都是自己心理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抑郁症的彻底康复就两句话:努力做一个高尚的人,努力做一点有价值的事情。“我们推出的青少年劳动成长计划,就是让孩子们不仅仅是被教育、被治疗,而是让他们自己行动起来,在行动中体现自我的价值感。”
北京幸福公益基金会发起人倪子君,从积极心理学的角度分析了抑郁成因,并开创了6+2模型来帮助孩子建立积极心理的体制,目前已经在中国的2915所学校推动了积极心理教育。另外开设了一个41525的热线,专门为青少年提供心理帮助。
↑郁金香陪伴创始人 刘虹
 
郁金香陪伴创始人、杭州市西湖区绿城爱心基金会理事长刘虹,曾经是一位重度抑郁症患者的母亲,在陪伴孩子康复过程中,看到了有更多人需要帮助,于是成立了郁金香陪伴,专注协同“心理健康、抑郁康复”,为郁友搭建专业平台。并从2019年开始,每年都举办一届920郁友节,为全国郁友带去康复希望。
 
暂停实验室创始人郭婷婷,探索用数字疗法对抗抑郁症。“暂停实验室把心理治疗的部分进行了数字化,从而把那些咨询师一对一才能实施的治疗搬到了线上,能够去实时监控疗效。从2019年到现在已经服务了2万多人。”郭婷婷表示,暂停实验室通过“心理健身房”的练习配合真人社群陪伴,不仅能对受抑郁困扰的人群有效,对于那些没有太多情绪问题的人,也能起到很好的日常锻炼效果,会带来幸福感和心理灵活性的提升。
↑“一路奔跑”创始人 钟瑜
 
“一路奔跑”创始人钟瑜自己也是一位抑郁症患者,通过11年努力,打造了一个拥有24万粉丝的公众号矩阵,并形成了一个影响2000万粉丝的新媒体联盟,专门提供抑郁症防治专业内容。“因为我亲身经历过抑郁症的痛苦,所以才更懂得郁郁症防治事业的价值。”
↑与会部分嘉宾合影
 
在线发言嘉宾环节,英国皇家医学科学院院士、脑科学病理学梁京,分享了睡眠和年轻大脑的发育的关系,并向家长建议:多给孩子们一些陪伴,多花一些时间去听他们说,多和他们进行交流。
 
西湖大学工学院研究员蓝振忠则带来“人工智能应用”的分享,通过机器人的辅助心理咨询,实现心理咨询更标准化。目前西湖大学已经做了一些公益实践,为留守儿童提供免费心理服务。
 
深圳市恒晖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陈行甲表示,解决孩子心理困惑,可以分为三个方面,前端、中端和后端。如果已经到了焦虑抑郁的状态就去找医生和专业人士,这是后端;有了焦虑抑郁的倾向,可以去专业的心理咨询机构,这是中端;而公益组织可以做的事情就是前端规划,做一些科普预防的工作。深圳市恒晖公益基金会专注于青少年抑郁症防治的“知更鸟计划”已经在广东河源落地。
 
会议最后发布了由儿童、家长、老师真实心声汇成的“青少年抑郁症防治2021成都宣言”,呼吁全社会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构建更加儿童友好的社会。
↑北京永真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儿童友好社区建设规范》主笔主持会议
 
【延伸阅读】
 
青少年抑郁症防治2021成都宣言
 
孩子们需要:
 
1、 游戏和活动是人的天然需求,孩子更多机会社交,与朋友一起玩,参加家庭聚会、兴趣活动和志愿服务。
 
2、 陪伴成长是家长的天职,每天家长与孩子有机会面对面谈心交流,没有手机,全心全意。
 
3、 运动有益促进积极情绪。运动起来,每天至少一小时的户外运动,多晒太阳,跑步、跳舞、打球、爬山、骑车、滑板甚至遛狗。
 
4、 不用进食来处理负面情绪。减少零食的摄入,避免太多含糖或淀粉的食物,当孩子体重明显超标或突然暴饮暴食时尤其需要注意。
 
5、 良好的睡眠是心理健康的基础。保障孩子的睡眠,一定关灯或夜灯睡觉。
 
家长们需要:
 
1、 直面问题。不要觉得难堪,抑郁症已经是全球青少年面临的普遍问题,尤其是新冠疫情之后。
 
2、 不要自责或互相责怪,指责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这是重新与孩子建立良好亲子关系的机会,和孩子一起面对成长。
 
3、 不要自我压抑。沮丧、悲伤、无助或愤怒的情绪都是正常,与家人坦诚沟通,共同应对,也可以与同样处境的家长沟通,寻找学校、医院或公益组织、商业机构的专业支持。
 
4、 照顾好自己。合理饮食、充足睡眠、适当运动很重要,可以与孩子一起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
 
5、 财富不能替代父母的陪伴和爱。财富的意义是让孩子有更多人生选择的自由。
 
父母的陪伴,和谐的家庭环境,良好的睡眠,符合天性的活动,满足好奇心发挥创造力而非功利的学习,是预防和治疗青少年抑郁的良药。
 
我们呼吁全社会关注青少年心理健康,构建更加儿童友好的社会。以孩子们健康快乐的成长,换我们充满希望的未来!
 
附:青少年抑郁症的迹象和症状:
 
抑郁症不是单纯的忧郁情绪, 如果持续的、无休止的悲伤、疲惫或易怒需要警惕抑郁症的可能。精力不足,睡不够,注意力无法集中,生活拖沓,迟到缺课或者成绩下滑,都可能是抑郁症导致的问题。
 
当孩子遇到挫折、家庭变故时,尤其要关注孩子的情绪、睡眠、行为,一旦发现问题及时沟通及疏导。
 
过度使用手机和互联网,电子游戏和手机游戏成瘾,以及滥用酒精,或强烈刺激的危险行为,甚至暴力好斗,都可能是青少年逃避问题的途径,但这会增加孤独感,加重抑郁。
 
抑郁症不会自动消失,请用关爱的而非批评的方式沟通,无论孩子分享的你是否能够理解,请做好倾听的准备,专注于倾听,承认他们正在经历的痛苦和悲伤,不要讲所谓的道理,让孩子知道你会无条件的支持他们,能大大帮助他们感受到理解。
 
如果他们不愿意沟通,请不要放弃,可以寻求孩子信赖的第三方参与帮助,可能是同学、亲友、老师或者打游戏的网友,也可能是专业人士,了解孩子的朋友圈,进一步了解孩子,从而建立新的信任关系,最重要的是让孩子能向他人倾诉。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