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张进 > 【旧事新叙】之六:访美记趣

【旧事新叙】之六:访美记趣

我在本系列之五《El-paso的忧伤》中提到,2005年,我应美国国务院之邀,纵横全美,做了一次20多天的旅行。http://zhangjin.blog.caixin.com/archives/75512

整个行程中,美方为我请了一位专职翻译兼陪同。这位老兄尽职尽责,但权利意识极强,每到下午5点钟,不论当时在干什么,他必定说:“张先生,我该下班了。”然后离去。

故此,每天下午5点后,我只能单独活动。因为英语差,闹出许多笑话。在此记录,博大家一笑,亦借此说明学好英语是多么重要。

(一)“little fee”

赴美之前,我的领导胡舒立专门搜罗了十几美元零钱送给我,谆谆告诫:“到了美国,吃完饭一定要给小费,千万别忘了,不然给中国人丢脸!”受此密切叮嘱,在美国下了饭馆,我必定给小费,从不忘记。

某日,在华盛顿,晚饭时分,我信步踱进一家印度餐馆。侍者把我引到桌前坐下,我要了一份快餐。见生意如此小,侍者很不屑,上了饭,便不再理我。我亦不以为意,泰然用完饭,示意结账。

侍者送上账单,十七美元多一点。我给他一张20美元的钞票。片刻,他盘子里托着零钱走来。

我挥挥手,示意他拿走。侍者没明白,继续把托盘朝我面前送。我只好指着托盘里的零钱,说,“little fee,”又向他摆摆手,“to you……”

侍者愣一下,突然明白过来,道声谢,速度很快地把钱收起来,塞进上衣口袋;然后一转身,急急走掉了。

我收拾东西准备走。刚站起来,侍者又急急走回来,托盘里放着一杯香茶,飘着几片黄色的叶子。

为不拂他的好意,我坐下,慢慢品茶。他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站着,用余光瞥我。我喝完茶起身,他同时也起步,向门口走去;我走到门口,他已经打开门,向我深鞠一躬,“谢谢!”

我昂然而出。

出了门,我不禁感慨:有钱真重要。不过区区2美元little fee,这个侍者就如此前倨后恭。人性啊!

 

(二)“good body” 

又过些天,在美国西部城市波特兰,我访问了一个环境保护组织。在那见到一个老太太,80多岁了,衣服鲜艳,涂着口红,鹤发童颜。她自称,为了环保,她不开车,每天骑自行车跑来跑去。

见她如此康健,我半恭维半真心地对她说:“you have a good body!”

她愣住,瞪大眼睛看着我。大概见我一脸的诚恳,不像个坏人,她明白过来,亲热地搂了搂我的肩膀,告诉我,“你说错了”,“you have a good body”什么意思?她拿出笔,在纸上写下一个单词——“lascivious”。

我掏出电子字典,输入这个词,一点“确认”键,屏幕上跳出两个字——“淫荡”。

 

(三)“cable” 

期间,我还去了美国东南部城市夏洛特。

进了宾馆,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找了半天,没有缆线,我打算到服务台问问。因不知道“缆线”用英文怎么说,我决定迂回问,还打了个腹稿。

当班的是一个黑人小伙。虽然黑,很讨人喜欢。衣着整齐,戴着蝴蝶结,亮晶晶的眼睛,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看我走过去,他含笑而征询地望着我。

于是,我一字一句地对他说了以下这段话:

 

“I am a traveler from China,(我是一个来自中国的旅行者)

I lived in this hotel 606,(我住在这个宾馆的606房间)

I have a mobile computer,(我有一台可以移动的电脑)

Now I want to go to Internet with this mobile computer,(现在我想用这台电脑到因特网去)

And I found a little hole in the wall,(并且我在墙上发现了一个小洞)

But I can’t find a wire at same time in order to connet my computer and little hole in the wall,(但是我不能在同时发现一根电线以便于我连接我的电脑和墙上的小洞)

Can you help me find a wire in order to connet my computer and little hole in the wall?(你能帮助我发现一根电线以便于我连接我的电脑和墙上的小洞吗?)”

 

在我长篇大论的过程中,黑人小伙一直微笑而耐心地听着。我话音刚落,他就说:

“oh,cable。”

他一转身,拿了一根绿皮缆线给我。一场民间外交就此成功结束。

 

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cable”这个词了!■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