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5年01月12日 00:48

财新5周年晚会剪影

财新5周年晚会剪影

5年了。

记不清今天是谁在年会上说,5年前刚出发的时候,谁也没有预料到将会遇到什么。如果预料到,很可能没有勇气走下来。

不管怎么样,我们走下来了。路还长,能否成功,尚不可预见,但毕竟,5年的时间里,我们明确了方向,积累了经验,锻炼了心态,凝聚了队伍。这恐怕是比成功更重要的。

今天的年会和晚会,是对过去5年的巡礼,也是再出发的奠基礼。

先发一张热身照片......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9日 16:45

【旧事新叙】之九:王平村矿的死亡

【旧事新叙】之九:王平村矿的死亡

整理旧作,翻到去秋和两位旧友重返王平村时拍的照片。王平村是京西的一个煤矿,1991年至1992年我们曾经在这里下放。那时有一个规定:凡直接从学校参加工作的大学生都要下基层补课。于是,我和工人日报8位同事,来到京西王平村煤矿,当了一年矿工。

20多年后重返故地,才知王平村矿早已停产。我们曾经劳作的地方,已是断壁残垣。山河宛在,静默无语;今兹故人,亦非盛颜。回京路上,感时抚事,想把当年的往事留一个记录,但一直拖到今天才交账。 </......

阅读全文>>
2015年01月05日 09:49

穿越一切的力量

想起前几天在安定医院看到的一幕,随手记下来。

长长的幽暗的走廊,被一道斜阳穿透。暗影中,一辆轮椅缓缓而行。

轮椅上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埋着头,神情委顿。突然,老妇人喊叫起来:“妈妈!妈妈!!妈妈!!!”推车的中年妇女立刻上前,把老妇人的头抱在怀里,轻轻拍打她的后背。慢慢地,老妇人安静下来。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20日 14:52

“人还在,心不死”

“人还在,心不死”

此次第五届财新峰会上,我受命主持“土地改革”一节的讨论。为了当好主持人,我请我们的跑口记者汪苏辅导我。

她先费心费力给我讲解了土地改革领域的一些基本原理。我有些不耐烦,说:“咱们不谈原理,直接谈操作。谈现在改革到底卡在哪里,应该怎么办?”她说:“不把基础问题谈清楚,没法谈技术啊。”我说:“难道到今天了,三中全会关于土地改革的方向已经明确了,还需要谈这些基本原理?”她瞪大眼睛说:“就是啊!现在就是这些基本原理还没有共识啊!”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15日 21:57

吕楠的摄影

吕楠的摄影

今天一整天都处在激动中,这是吕楠的摄影带给我的。他的作品让我感到震撼,思想得以升华。遗憾实在是太晚,直到今天我才知道中国有这样堪称伟大的摄影师,和这样崇高、肃穆、庄严的摄影。讨论吕楠,不必注重于他的摄影技巧,而在于他的作品传达出的人道的光辉,以及他走过的路。

他的作品验证了我关于摄影的一个判断:摄影的本质在于发现;好的摄影的中心应该是人;而人是在真实生活着的人。至于摄影技术,那是往后排的事情;最终的一切,取决于摄影师如何对待自己。

不多说了 ,看图吧。

传教士走在山路上。

&nbs......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5日 23:50

相信民间的力量 (《中国改革》2014年第12期卷首语)

时值2014年岁末,本期杂志以回顾改革为主题,是顺理成章的。这一是因为2014年是“全面深化改革元年”;二是因为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刚刚闭幕,重申“坚持依法治国首先要坚持依宪治国,坚持依法执政首先要坚持依宪执政”。这将为改革奠定深厚的制度基础。

阅读全文>>
2014年12月04日 22:42

为“弃用死囚器官”点赞

12月3日, “2014年中国OPO联盟(中国人体器官获取联盟)研讨会”在昆明举行。研讨会上,原卫生部副部长、全国政协常委黄洁夫透露,从2015年1月1日起,中国将停止死囚器官使用,器官移植使用公民器官捐献。

很多人不一定能明白这条消息中蕴含的深意,我却为之既惊且喜。

早在......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30日 23:07

白夜

白夜

11月的最后一个下午,我到酒仙桥办事。

在北京20多年了,居然是第一次到这个地方,惊讶于这里的破败。好像回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历史在这里停滞。

信手拍了一些照片,算是对80年代记忆的追思。

</......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28日 21:54

浙江景,浙江人(配图)

浙江景,浙江人(配图)

11月中下旬,我以《中国改革》杂志记者的身份,在浙江做了一次穿梭式采访,对浙江很有好感。

为什么?因为我感觉到,浙江上上下下都很有活力。政府行政效率较高,但不太扩张自己的权力,比较讲理。这就给民间让出了一定的发展空间。寻常百姓可以遵从自己的需要,经营自己的生活,得生民之乐。

用浙江省长李强的话说,浙江资源匮乏,浙江的改革,“就是把自己变成资源。”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12日 21:10

拥抱

拥抱

上午,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寥寥几句:

“张瑞宽今天返校,和我道别。我说:‘来,拥抱一下。’他迟疑地说:‘不必了吧?’我说:‘必!’他不情愿地走过来,嘟囔着:‘有什么必要?’我一把捞住他,狠狠拥抱一下:‘我说必就必!’一松手,他低头转身就溜了。”

不一会,留言者众:“拥抱,能传达多少关爱啊!”“亲密的肢体接触其实特别重要。”“应当倡导大家互......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10日 07:38

路啊路,飘满红罂粟

凌晨,醒来,天还黑漆漆的。不用看表,一定是5点半。

我从枕边拿过手机,打开朋友圈。刚翻几条,就看到宇哲推荐的“今日读诗”。今天这一首,是北岛的《走吧》。

“走吧,落叶吹进深谷,歌声却没有归宿……”

一不小心,第一句跳进了我的眼睛。一瞬间,没有任何预兆地,我浑身一阵发麻,如遭遇雷击。黑暗中,我泪流满面。

诗不长,先全文引用吧。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6日 21:35

【咨询笔记】之四: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与我有关——一位抑郁症患者的艰难救赎

(一)

“你摸摸看,我是不是瘦了?”她指指自己的左肩,说。

确实很瘦。这是初夏的5月,她的身躯顶着单薄的衣衫,犹如衣架。我触碰了一下她的肩膀,又迅即收回手:凸起的肩胛骨太硌手了。

“你看我,瘦成什么样了啊?”她悲哀地望着我。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5日 10:30

【业务交流】之九: 记者请勿当判官

这两天,一些微信圈里又在讨论一件两年前的旧事。

麻省理工学院28岁的中国女留学生郭同学2012年10月26日弃世。11月3日,死因调查还在进行中,深圳晚报发表了一篇报道,作者是该报的深度调查部记者。

该报道直截了当说:郭同学是“自杀身亡”,“疑因压力大”。

这篇“深度报道&r......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2日 10:20

好医生好在哪里?——对精神疾病药物治疗的领悟

最近连续接触了几个病例,对精神疾病治疗的复杂性有了一些领悟。

这几个病例,有的很快治好;也有的波动反复,或迟迟不见效。我反复思考,觉得可以用 “治疗窗”这个概念来解释。

(一) 

从现有......

阅读全文>>
2014年11月01日 11:00

【业务交流】之八:干新闻的四个不好处

我写了博文“干新闻的六个好处”后http://zhangjin.blog.caixin.com/archives/78329,应和者有之,批评者亦有之。

甚至也有同事表示不满。他(她)们说:我就热爱旅游!平常出去采访,那么大的压力,哪有时间和闲心去逛?也有的说:我喜欢朝九晚五!免得我整天都得在工作状态!

前同事常红晓留言:“这篇把当记者的好处都说尽了,下篇该写写挑战和应对了吧?”

好吧,遵红晓兄提示,我来写写“干新闻......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9日 10:46

【业务交流】之七:“假如重新选择,我还是会选新闻”的六个理由

秋风起,新闻圈“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而今有谁堪摘”?同行相聚,亦多谈论时艰。对于大家所说新闻业的困境,我都理解且同意。不过,我仍然说,“假如能重新选择,我还是会选新闻。”

何以然?原因不复杂:在我看来,新闻业除了目前大家看到的种种坏处,还有很多好处,使我不忍割舍。

是哪些好处?且听我分析。

一、自由

&nb......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6日 21:39

开往古北口的慢车(图配文)

开往古北口的慢车(图配文)

古北口在密云区东北部,自古雄险,是内地通往关外的重要通道,亦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1403年朱棣称帝后,迁都北京。为加强北京防务,大修长城。西北居庸关、东北古北口,成为明王朝首都的两个重要门户。

古北口的长城,跨于两山之上。到古北口游玩,必爬长城。只是此地的长城,历尽沧桑,未曾修缮,已是断壁残垣。

古北口距北京150公里,有火车通行。这火车是已不多见的内燃机绿皮车,走走停停,近五个小时才到,票价11元。因太慢,乘客极少,车厢里空空荡荡,好像是为我们准备的专列。

近五个小时后,列车晃晃悠悠......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3日 07:44

【咨询笔记】之三:困兽笼中—— 一位抑郁症患者的治愈日记

他是一个典型的中度抑郁症患者。

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自己昏暗的小房间里焦躁地走动,像一只笼中的困兽。

在此前和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一直不相信、或者不接受自己得了抑郁症。而从他妻子的叙述判断,这确定无疑;我去看他的主要目的,是帮助他接受这个严峻现实,老老实实去看病。

他是一个高级知识分子,博士,在一家研究机构供职。尽管如此,当大脑被病魔侵袭时,他的思维仍然如弱智般单一,行为如孩童般幼稚。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21日 08:55

一堂公民教育课

下午,正忙时,儿子来电话。本想敷衍一下,得知他要问我“什么是爱国”,顿时产生了教育欲。我倒了一杯水,把自己舒舒服服地安置在沙发里,开始上课。

我先问:你问这个问题,要干什么?是做作业,还是讨论,或是自己想弄清楚?他答是课堂讨论。我说:那好,我们来真的。

我边说边想,最后给他概括了几条(讨论过程略):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9日 07:55

【业务交流】之六:文章如何写出味道?

因我在小组会上,常妄评“某某文章有味道”“某某文章没味道”,有同事私下问我:“什么叫味道?”我就信口胡扯一番。

胡扯毕,回想一下似乎也有几分道理。于是铺陈如下,供同道一哂,亦望有以教我。

(一)某篇文章,读者了解了内容还愿意反复读,就算有味道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