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4年10月15日 14:01

科学的态度就是对未知常怀敬畏之心

前天,我贴出博文《寒冷的微笑》后 http://zhangjin.blog.caixin.com/archives/77638 ,又引来一番关于“如何治病”、“吃药不吃药”的争论。

类似的争论由来已久。面对精神疾病,确有很多人反对西医,反对吃药看病,主张心理、中医、针灸、灵修、瑜珈等等,认为这些疗法见效快,不痛苦,无副作用,可以治根,永不复发。

比如,有网友评论我的文章说:

“从抑郁症......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12日 07:16

【咨询笔记】之二(补充版):寒冷的微笑——和一个抑郁症女孩的对话

她告别我很久了,可她的微笑还停留在我眼前,留给我的却是彻骨的寒冷。

她是我的同事介绍来的。同事说,这位20岁的姑娘,在北京一个名牌大学读书,成绩优秀,阳光灿烂,但只有她妈妈知道她郁郁寡欢,孤独而怪癖。妈妈劝慰她、鼓励她、责怪她,一无所用,母女关系反而僵化了。

今年暑假,母亲发现孩子偶尔暴饮暴食,吃得狂吐,一连几个小时大哭不止,才发觉不对劲。我的同事知道这个情况,找到了我。......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08日 11:32

戒台寺遇大学生僧人记

戒台寺遇大学生僧人记

长假最后一日,把儿子打发回校后,到戒台寺小游。   

戒台寺在京西马鞍山麓,建于唐代,以拥有中国寺院中最大的戒台而闻名。戒台是佛教寺院向信徒传授戒律的地方,只有大的寺庙才有。

本以为长假期间人会很多,去了后才发现安静的很。诺大的庭院空空荡荡,格外清幽,是意外之喜。

戒台寺依山势而建,错落有致。大雄宝殿是正殿,有乾隆手书的“莲届香林”匾额,佛像高大,让你不得不仰视。寺内古树繁茂,......

阅读全文>>
2014年10月07日 07:31

【业务交流】之五:提问六法(转载)

 
    【博主按】提问是我们这个行业的看家本领。本文是关于提问的一篇经验之谈,颇多教益。作者茱莉亚·布尔斯廷(Julia Boorstin),是美国国家广播公司财经频道媒体、社交媒体、娱乐与初创企业事务记者。本文原载于世界经济论坛博客 (http://forumblog.org/china)
 
 
    不管是直播连线企业首席执行官,还是在后台向消息人士探求答案,我都会持续不断地抛出问题。我喜欢提问。长久以来,我总喜欢刨根究底,我的这种好奇心既取悦了一部分人,交了一些朋友,也因咄咄逼人而得罪了一些人。
    不管是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9日 05:47

【心理学笔记】之四:情绪如洪水,可疏不可堵

14年前,我曾经就南水北调问题,采访过时任水利部部长汪恕诚,他对我谈起1998年大洪水过后中国防洪思路的转变。

他说,原来治水主要靠修堤筑坝,把洪水拦住,是一种“控”的思路。1998年大洪水后,意识到洪水是大自然的随机事件,不是凭人力就能彻底战胜的。于是,新治水思路从洪水控制向洪水管理转变,即认识到洪水不仅是灾害,在一定条件下也可能变成资源;要给洪水以出路,提高对洪水资源的利用能力,从而缓解水患。

汪恕诚这番话,当时让......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6日 07:26

【咨询笔记】之一: “我闻到了花香,我哭了,生命又回来了”

她是我远方的一位朋友。

她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症。一年多来,她断断续续和我保持着短信的交流。我见证了她的一次次的循环。但是,她拒绝吃药,拒绝求医。为了劝解她去看病,我不知花费了多少口舌。每次,当她陷于抑郁相、痛苦不堪时,她答应:过几天,等熬出来,就去;可是,一旦转好,陷于轻躁狂相甚至躁狂相,她就精力旺盛、兴高采烈,全然忘记多少天前的痛苦,认为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去看病。

就这样循环了一年,我亲眼看到她循环的速度原来越快:从原来一个月一循环,变成10天一循环;而且,郁的时候越来越多,躁的时候越来越短。

前些天,她又陷入新一轮循环中。和往常一样,她把自己关在房子里,整天躺着,不吃不动不......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22日 00:28

“平庸之恶”——“脑神经递质仪”一文采编札记

“平庸之恶”——“脑神经递质仪”一文采编札记

在采写神经递质检测仪报道的过程中,一个问题一直挥之不去:为什么这么一个漏洞百出、骗术含金量极低的医疗器械,能够一路通行无阻、登堂入室,大摇大摆进入各家医院?监管者在哪里?执法者在哪里?

9月2日上午,在凯德大厦咖啡厅,采访完一位对该行业颇为熟悉的人士后,我又提出了这个问题。

他想了想,说:“这个事,有好多环节,各个环节都在打擦边球。每一个环节的人都可以说,看,我没什......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13日 11:35

【心理学笔记】之三:大脑和精神疾病相关性

        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精神疾病是大脑的功能性病变。在人类大脑中,有着数百万甚至上亿的化学反应所组成的动态系统,支撑着人类的心境、情感、意志等高级精神活动。
        以抑郁症为例。大脑的不同区域调节着心境,研究者们认为,相比于特定的大脑化学因子,神经细胞间的连接、神经细胞生长,以及神经网络功能才是影响抑郁症的主要因素。
        近年来,最新的脑成像技术的进步,如正电子发射断层摄影术(PET)、单光子发射计算体层摄影(SPECT)以及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术( fMRI)等,能够对工作中的大脑进行更深层次的研究和理解。......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06日 04:10

【心理学笔记】之二:什么叫“身心一体”

“身心一体”是一种古老的哲学观念。简单地说,就是精神和肉体是对应的。神经科学家的最新研究,能够证明精神不是独立于肉体之外的无形之物。每个人生来就拥有一个能产生思想和情绪的大脑,而人类的所有复杂情感都有其对应的、精巧的生物学机制。  

面对复杂的社会现实,人们必然有流露出各种情感,情感是人们对所接触的事物生理反应的自然流露。而人的情感一旦产生,它将唤起各种生理反应,如呼吸、心脏、血管、肠胃、内分泌等都开始工作,并通过皮肤电压、......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03日 10:30

压力传导机制与抑郁成因——对“请勿消费孙仲旭”一文批评的回应

我发表博文“请勿消费孙仲旭”后,受到许多朋友的批评。

所有批评概括起来,大约集中为一个问题:我反对追究孙仲旭的死因,是不对的。孙仲旭罹患抑郁症,和他的生存状态有关,有着明显的社会性因素。孙仲旭之死,是对社会现实的反抗。追问孙仲旭的死因,不是批评他的性格和质疑他的脆弱,而是对社会进行批判。

我理解这些朋友的善意和初衷。我当然也认识到孙仲旭作为翻译家的生存状态......

阅读全文>>
2014年09月01日 01:46

【时评】请勿消费孙仲旭

翻译家孙仲旭因抑郁症离世,我原本没打算写什么东西。因为就抑郁症问题,我写的已经够多,实在没有新的话要说了。(参见我的博客http://zhangjin.blog.caixin.com/)

但是,这两天,我在网上看到一些怀念孙仲旭的文章,对于他因抑郁症自杀一事,有的想当然,有的不懂装懂,有的似是而非,有的装模作样。总之,语多乖谬。我不得不就一些错误表述,谈一谈我的看法。

◆ “认识他的几位朋友都说,他那么热爱生活、热爱......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30日 23:55

【心理学笔记】之一:令人着迷的情绪

【按】深夜学习新知识是一种难得的享受。本系列是我阅读有关大脑的文献时,记录下的知识要点和心得,藉此作为学习道路上的座标。并非原创,只是笔记,欢迎批判和讨论。

每个人都能感受到情绪的存在,但很难说清楚情绪到底是什么。每个人都想摆脱不良情绪,但大多只能被情绪牵着走。情绪有哪些种类?情绪是如何产生的?情绪又怎样影响自己的身心?如何能把握、控制乃至顺应自己的情......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30日 08:58

【时评】:“考霸”追求的是什么?

32岁的广西“考霸”吴善柳,在14年时间里,10次参加高考,先后考取过北大、北师大、中山大学、同济大学、南京大学等,全部放弃就读,终于在今年考取清华大学,并报到入学。

很多人对他的行为大惑不解。有人说他是追求名校,有人说他追求理想专业,亦有人说他是以高考为业牟利。

他到底追求什么?

他......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5日 19:12

【旧事新叙】之八:太行山里的北京

【旧事新叙】之八:太行山里的北京

翻看扑满尘灰的采访本,一张照片掉了出来。画面上是一个少女,向着镜头羞涩地微笑。拍摄时间应该是正午,阳光灿烂;背景是郁郁葱葱的山峦。

她是谁?看了一眼采访本,记忆瞬间复活了。一段往事像过电影一样,丝丝缕缕衍展开来。

20多年过去了,今天,我突然觉得这段往事很有意思,遗憾当时的笔记竟如此简略。也许那时我还年轻,尚不能理解这个故事的全部内涵,而只在有了一定阅历后,才能发现其中蕴含的惆怅与伤感、寂寞和衰败;也许,还有美丽。

(一)

上个世......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2日 00:03

【旧事新叙】之七:别拉洪河

【旧事新叙】之七:别拉洪河

(一)

1997年秋,北大荒开发50周年之际,我在那里作了一次行程约2500公里的采访。

我先到哈尔滨,再到佳木斯,最后才把采访目标锁定为三江平原。所谓“三江”,是指黑龙江、乌苏里江和松花江。三条母亲河浩浩荡荡,汇流、冲积成一大块肥沃的平地,是为三江平原。

这真是一个养人的好地方!土地广袤,黑粘的土壤能捏出油来。当地人说,在地上插上一根枯枝,第二年就能长成树......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19日 07:36

【旧事新叙】之六:访美记趣

我在本系列之五《El-paso的忧伤》中提到,2005年,我应美国国务院之邀,纵横全美,做了一次20多天的旅行。http://zhangjin.blog.caixin.com/archives/75512

整个行程中,美方为我请了一位专职翻译兼陪同。这位老兄尽职尽责,但权利意识极强,每到下午5点钟,不论当时在干什么,他必定说:“张先生,我该下班了。”然后离去。

故此,每天下午5点后,我只能单独活动。因为英语差,闹出......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17日 15:12

【旧事新叙】之五:El-paso的忧伤

【旧事新叙】之五:El-paso的忧伤

我一直以为,喜欢一个地方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许多人热衷于歌颂家乡,其实家乡未必是他的所爱;相反,一个人偶然到了一个地方,或许会神秘地觉得这里正是他要寻找的家园。一段音乐,一个场景,一种色彩,一股味道,都可能在瞬间俘获他,让他觉得亲切而安宁。

例如,El-paso于我,就是这样。

(一)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15日 11:17

【旧事新叙】之四:失莫云记

【旧事新叙】之四:失莫云记

莫云是个地名,在青藏高原,澜沧江发源于此。想像中是一块蛮荒之地,很神秘也很美丽。我曾经千方百计接近了它,但最后还是错失了它。

20年前的1995年,玉树发生特大雪灾。我从北京赶去报道。先到西宁,然后乘大巴,一路跨越江河源头,2天后赶到玉树。这段经历,在本系列之二“从西宁到玉树”有记载,有兴趣的读者不妨移步一看。http://zhangjin.blog.caixin.com/archives/74233

到了......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11日 21:36

【旧事新叙】之三:从塔里木到那曲

【旧事新叙】之三:从塔里木到那曲

一个丝雨如烟的夜晚,在少时生长的故地,我见到了20多年未曾谋面的旧友。个个已不似当年的青葱模样,体态庞大的许多;衣着考究,红光满面,说话高声大气。酒酣,其中一位捏了捏我的衣服,低声而关切地问:“你怎么一副潦倒样?好像衣服都是学校里那件?”我答:“不可能!20多年了,衣服换了多少套了!”他又问:“这些年怎么过的?没赚到啥?”我答:“是啊,无非多一些经历、明一些事理而已。” 

皆叹惋。旧友说:“有没有奇遇?讲一个听听?”我想了想,答:“哪有奇遇?最多是一些偶遇。” 

阅读全文>>
2014年07月31日 16:57

【业务交流】之四:怎样用手机拍出好照片?(附作品展示)

【业务交流】之四:怎样用手机拍出好照片?(附作品展示)

上大学时,学过新闻摄影。记得第一堂课,老师教如何端相机。以至于后来我一见到谁相机端得不对,就想上前纠正,以显示自己专业。不过,那时玩摄影是有门槛的,至少得有一台说得过去的相机吧?今天这个门槛几乎不存在了。尤其智能手机普及后,摄影已经是一项大众的爱好和娱乐。

我目前用的手机是三星I9308。很普通,但是随便拍拍已经足够。前几日去了徽州、黄山,随手拍了很多照片,颇有体会,在此成文。也许都是常识,权当给自己总结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