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7年07月08日 23:38

【采访札记】之九:上海屋檐下

【采访札记】之九:上海屋檐下

 

我在人流汹涌的十字街头等她。这是初夏的傍晚,阳光质地金黄,半条大街都被涂上一层金色。正是下班高峰,人们的脚步显得匆忙。马路对面,一位背着蛇皮袋的异乡人茫然站着,似乎不知道该不该往前走;斑马线上一位妇人走得太急,把牵着手的孩子带了一跤;夹着公文包的白领、西装革履的房产交易员、头戴黄色安全帽的民工交错混杂,上海已经是一个外来人口混居的都市了。

 

“张老师!”身后有人叫我。一回头,她已从人流中...

阅读全文>>
2017年07月03日 06:35

如何做靠谱的心理科普?

如何做靠谱的心理科普?

 

【编者按】2017年7月1日下午,我应邀参加“中国心理咨询与治疗行业大会”,就“如何做靠谱的心理科普”这个主题,和王珲、武志红、钱庄、王雪岩展开讨论。以下是我的演讲草稿。 

 

我是从四年前在精神卫生领域写科普文章的。回顾走过的路,自认为有四个比较明显的特点:一是真诚,二是开放,三是实用,四是原创。

 

一、真诚

 

四年来,我做了这么几件事: 先是写了一批文章,这些文章最初只是发表在我自己的博...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8日 08:33

斯人已去,江湖两忘——悼友人

斯人已去,江湖两忘——悼友人

 

一连两天,我陷入怅然和失落中。追忆和愧疚时时如潮水涌来,一点点浸没身心。

 

我要写下这段文字,为老唐,为自己。

 

(一)

 

6月24日,整理最近的采访笔记,突然想起老唐。很久没有音讯了,翻看微信纪录,还是半年前曾致信于他,未获回音,而我亦未再追问。

 

“他会不会……”一个不祥的念头涌上来。

 

一年前,我曾去看望他,写过一篇文章,《老唐和他的十年“冬眠”》。文章结尾我写道:“老唐...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20日 20:56

【采访札记】之八:三十年的承诺

【采访札记】之八:三十年的承诺

 

什么是对抗抑郁症最有效的良药?答案是:陪伴与扶持的亲人之爱。 

5月西北之行,我采访到一个故事:一位患病30多年的妻子,在丈夫爱的庇护和全家人的支持下,坚强而幸福地生活着。 

故事丰富而漫长,还需继续补充采访。先把梗概记在这里,留一个记录,也让读者先睹为快。

 

(一)   

 

她今年51岁。想像中是一个病怏怏的老太太,一见面,一袭黑色的风衣,红色的围巾,束着腰;身材高挑,面容姣好,岁月和疾病...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8日 17:34

抑郁症患者的福音:氯胺酮快速抗抑郁、抗自杀作用

抑郁症患者的福音:氯胺酮快速抗抑郁、抗自杀作用

【编者按】药物治疗是治疗抑郁症最主要的手段。但是,目前抗抑郁药物有一个重大局限,就是大多需要两周以上时间才能起效。很多患者就是因为不能熬过这段时间日子,失去信心,中断治疗,前功尽弃,甚至酿成悲剧。 

能不能找到快速起效、避免自杀风险的药物治疗方案?笔者近日获悉,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临床心理科胡永东主任医师正主持一项临床研究,通过抗抑郁药物联用麻醉药品氯胺酮,寻找抗抑郁药物快速起效的路径...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15日 23:10

【采访札记】之七:骄傲地活着

【采访札记】之七:骄傲地活着

 

2017年6月1日,在家乡一座大山的寺庙旁,望着山脚下白雾缭绕的村庄,林夕对我说:“命运给我的舞台就这么大。如果我生在更好的家庭,有更大的空间,我还会……”言毕默然。

 

我明白她的意思。

 

我和林夕相识,缘于文字。

 

2006年11月,我收到一篇来稿,长达2万多字。我花了半个多小时把稿子通读一遍。要知道一般的来稿也就两三千字的。

 

看完文章,我决定破例采用。一是因为真实,二是因为细腻,三是因...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05日 05:05

【对话名医】李献云:认知行为治疗的精髓是自我改变

【对话名医】李献云:认知行为治疗的精髓是自我改变

【编者按】在全球范围内,历经半个多世纪的研究和实践,认知行为治疗(CBT )已被证实对多种精神障碍有较好的治疗效果。但在中国医学界,尽管“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已成共识,临床上精神障碍的治疗依然以药物为主,国内精神科及心理学领域的专业人员对于规范的CBT仍缺乏深入了解。

 

北京回龙观医院精神科主任医师李献云多年来一直致力于CBT的研究与培训, 最早邀请美国和加拿大等国际CBT领域知名专家来国内举办规范连...

阅读全文>>
2017年06月03日 23:05

海淀精神卫生防治院探访记

去年底,调研“精神康复”课题时,我采访了北大六院院长助理原岩波,得知他还兼任北京海淀区精神卫生防治院副院长。他对我讲起第一次走进海淀精防院的感受:

 

“……一进康复场地,刀、剪子、锄头,就那么放着,在那忙活的全是住院的患者。要在其他医院,这是绝对不行的。我当时就被震撼了……” 

 

原岩波描绘的场景激起我极大兴趣,我当即要求他带我去看一看。不久前,春暖花开的时候,我终于跟随原岩波探访海淀精防院...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10日 07:11

【采访札记】之六:一位“网瘾少年”的内心世界

【采访札记】之六:一位“网瘾少年”的内心世界

 

(一)

 

某日,接到一位妈妈的来信,叙述她15岁的儿子的近况:

 

“……寒假之后,突然说不上学了。把自己关在房间谁也不让进,疯狂玩电脑手机,除了上厕所基本不出来。到现在两个多月了,昼夜颠倒,一天两顿饭。不和我们交流,不信任何人,也不接触心理老师……”

 

妈妈不明白,孩子从小听话、懂事,小学年年三好生,一直是爸爸妈妈的骄傲,“怎么说不上学就不上学了呢?”

 

而且,辍学后,孩子变得很...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2日 22:58

关于疾病、生命和治愈的对话

关于疾病、生命和治愈的对话

【编者按】4月13日,我开始抑郁症寻访之旅。第一站首选贵州,采访砚谷墨清。

 

我和墨清相识已久,缘于他在“渡过”公号上发表的几篇作品(《一位双相患者的成长》、《我的大姨》、《天既注定,你即配合》等)。他的才情,他对于疾病、生死的思考,给我留下了很深印象。

 

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位有着十年病史的患者,也是中国传播精神健康知识“阳光工程”最早的志愿者。故此,我把墨清选为第一位采访对象,希望和他一起探...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02日 22:49

【采访札记】之五:为什么会有“学习困难症”?

【采访札记】之五:为什么会有“学习困难症”?

 

五一假期,接到一位老读者邀约,去看看她读大学的儿子。我恰好无事,欣然前往。这位妈妈是希望我去帮着判断一下孩子的状态,出出主意;但对我来说,何尝不是一次很好的采访机会呢?

 

(一)

 

中午,到达孩子读大学的城市,先和大人谈。

 

我和孩子的妈妈相识已久。去年底,孩子双相躁狂发作,妈妈就不断和我商讨对策,因此我大致了解孩子的病况。一见面,看到妈妈憔悴的样子,就知道她已经不堪重负了。为了儿...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20日 22:40

【采访札记】之四:别委屈了孩子

【采访札记】之四:别委屈了孩子

 

在上篇“采访札记”中,我提到,青少年抑郁症的主题太复杂,我没有能力、也暂时不想触及。但是,仍然是非我所愿,我的第五位采访对象,又是孩子。这真的说明,现在青少年心理健康问题实在太严重了!

 

昨天(4月18日)一早,我从綦江赶往恩施,在重庆转车。此前几天,有一对来自重庆的夫妻,为女儿的事约我见面。于是我在重庆停留了4个小时,又获知了一个让我内心酸楚的故事。

 

(一)

 

先见到孩子的父亲。他...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7日 07:59

【采访札记】之三:“救救孩子”

【采访札记】之三:“救救孩子”

 

上周四,我发出《写一卷书,行万里路》后,好几位读者不约而同地提到了青少年抑郁问题。

 

一位读者留言:“我个人有几点想法:1.青少年是患病,很多人自初中就开始患病了;2.中国的教育和家庭教育促成了这一疾病的早发(强烈呼吁这一点);3. 防止发病,正确对待和治疗方面路还很长。”

 

立刻有一位读者跟帖:“我的发病时期正处于高三,对于青少年(18-26)岁这一段时期从学校走上社会,面临着学业、就业、婚姻...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6日 22:12

【采访札记】之二:回不去的故乡

【采访札记】之二:回不去的故乡

 

一早,墨清驾车载我从遵义去桐梓。

 

选择桐梓,是因为桐梓是墨清的故乡,他曾在此工作五年。墨清是仡佬族人,他认为,精神疾病和个人的历史相关,尤其和心灵史相关;而原生家庭和民族文化的影响不可摆脱。桐梓之行,其实是追溯抑郁成因之旅。

 

(一)

 

途中翻越娄山关。山高路险,山色迷蒙。一路上,墨清对我回叙了他和疾病相搏的历程,最后感慨道:“这十几年,我活得这么费劲,可是讲起来,一会也就讲完了...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6日 22:09

【采访札记】之一:一次基层看病的体验

【采访札记】之一:一次基层看病的体验

 

因为误点,飞机降落遵义时,已是4月14日子夜。砚谷墨清已在机场苦等6个小时了。

 

墨清是资深患者,2009年起即担任中国最早抗郁自组织“阳光论坛”的管理员,现在遵义某高校给学生做心理咨询。这次我到贵州,主要是为采访他。

 

遵义市区在机场40公里开外,墨清把我就近拉到新蒲住宿。新蒲是遵义的新区,建了一半,政策变化,停了下来。以前这里是一片农田,现在成了高楼。但光有楼盘没有人,到了夜里,更是冷冷清...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14日 20:25

写一卷书,行万里路——我的创作计划

(一)

 

古语云:人到中年万事休。我却是到了中年,才越来越明白应该干些什么。

 

我本科中文,硕士新闻。而后媒体生涯29年,东奔西走,沉浮起落,虽一无所成,总算对人生和社会有几分体验。

 

五年前,一场不宣而至的疾病,引领我进入精神科学的大门。于我而言,这是一片神奇莫测的彼岸彼土。那里有绮丽的风景,有无穷的可能性;复杂深邃,变态无穷;既散魂而荡目,迷不知其所之。

 

我审视自己:对新事物学习能...

阅读全文>>
2017年04月07日 08:09

多维度认识抑郁症, 兼对《渡过》的补正

多维度认识抑郁症, 兼对《渡过》的补正 【编者按】2017年世界卫生日的主题是抑郁症。选择在这一天,我写下近年来对抑郁症问题的完整思考,亦以此作为对《渡过》一书的补正,以及我即将写的下一本书的思想框架。     很多人都习惯于从自身经验出发认识外部世界。这并非坏事,因为由此得到的认识往往更真切和更有力量。但是,如果仅仅停留于此,他的视野也会是有局限的。   我对于抑郁症的认识,曾经如此。   5年前,药物治疗把我从双相重度抑郁发作的泥潭...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18日 06:55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原创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原创

——“健康中国十大图书”颁奖典礼上的演讲

 

我的《渡过2:接纳是最好的治愈》荣选2016年度“健康中国十大图书”。颁奖典礼上,主办方(人民网、《健康时报》)请我就“原创来源于生活”讲几句话。以下是我的现场讲演。

 

 

(一)原创越来越重要

 

有人说,新闻衰落了,出版衰落了,阅读衰落了。

 

不对。衰落只是表象。在这个表象的背后,深层次的事实是原创的地位更加重要。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渠...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25日 05:23

【咨询笔记】青少年患者要不要坚持上学?

【咨询笔记】青少年患者要不要坚持上学?   打开电脑,整理这几年的咨询案例,发现青少年患者为数不少。有的是中学生,有的是大学生,甚至还有博士生;有的是自己来的,更多是父母带来的,或者由父母代为咨询。除了问医问药,一个普遍问题是:患病期间,还要不要坚持上学?   青少年得精神疾病往往比成年人更痛苦。这一方面是因为精神疾病发病越早,病因越复杂,治疗起来也相对麻烦;另一方面,青少年处于求学时期,正在人生紧要关口,如果耽误学业,一步跟不上,步步...
阅读全文>>
2017年02月19日 16:01

写作是生命的翅膀——“写作微课堂”小结

写作是生命的翅膀——“写作微课堂”小结   博主按:本文为“渡过”公号写作讲习班部分学员的心得体会,由我编辑而成。原发“渡过”公众号,现全文转载。       2017年春节假期,“渡过”公号创办人张进老师用休息时间,为“渡过”读者开办了网上“写作微课堂”。   这个写作讲习班主要面向对写作有兴趣、但从未写过文章的读者。张进老师说:“如果学员们认真听完这个讲座,大致知道文章的章法,敢于下笔,能够写出一篇完整的文章来,我的目标就达到了。...
阅读全文>>